(文接A6版)

和平有共識統一沒交集

張:從達賴和熱比婭事件可看出,兩岸和平發展的基本架構並沒有改變,但是擱置爭議的政治氛圍確實已產生若干不利的變化。目前北京對台政策重心是突破政治僵局,全力推展兩岸政治關係進展,包括解除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建立和平發展的框架和機制,以最終達成和平統一,其步驟、戰略、願景、最終目標清清楚楚。台北在推動兩岸關係上,卻看不到最終戰略目標。

簡單地說,兩岸對和平發展有共識,但對和平統一完全沒有交集;對九二共識作為兩岸復談的基礎有共識,對一中的表述沒有交集。台北對北京的期待是經貿現實利益,北京對台北的期待是政治氛圍和政治利益。所以理論上台北若不能滿足北京的政治期待,北京在經貿上就難持續滿足台北的需求,若台北滿足了北京政治上的期待,藍綠內部的分歧就會擴大。馬政府面對的就是這樣的兩難局面。

執政黨有責任尋求共識

台灣是一個多元社會,不需要過分強調整合,但是朝野透過互動建立共識卻有其必要性,擁有權力的執政黨,應當承擔較多建立共識的責任。未來兩岸關係協商會越來越深化,涉及的層面也會越來越廣泛,一個分裂、藍綠對抗的台灣在兩岸關係上很難有大幅進展。

陳:達賴與熱比婭事件已影響兩岸和朝野政黨的互信關係。陳菊舉辦世運前赴大陸溝通,國民黨並未反對或攔阻,但陳菊在台北辦聽奧前邀訪達賴,卻對聽奧的進行產生了不利的影響,國民黨自有解讀。幾個月前,藍軍學者曾對大陸信誓旦旦保證達賴不會來台,結果信譽破產。你說台灣有內政壓力,大陸也會有內政考量。大陸很多人反對台灣用中華台北名義參加京奧,大陸官方還是壓下反對意見拍板定案了,京奧開幕時中華台北與香港隊間有中非隊之隔,以彰顯台港的差別,大陸還說中非隊如果缺席,他們會派人舉中非旗進場,不讓台灣有疑慮,這是他們的善意啊!今後他們會不會那麼體貼呢?

兩岸都需正視對方現況

戎:現在是不是兩岸進行政治議題協商的好時機?路線圖要如何規畫才最為有利?

洪:兩岸的歷史關係非常複雜,絕對不僅止於國共內戰因素,還牽扯到冷戰時期、後冷戰時期國際關係累積的影響。政治協商不能急,操之過急會使兩岸關係更難處理,應該讓雙方都有餘裕從容應對。大陸的強盛已使得他們逐漸建立了大國自信,大國自信就應當是從容的。台灣也應當從容,因為我們有民主、自由、人權。

台灣人民到現在還沒有建立清楚的國家共識,大陸則有清楚的戰略目標,就是和平統一,此時談兩岸政治定位非常不宜。兩岸要找具體可操作的議題談,例如經貿議題、三通、人員互訪等,讓雙方各自社會都能感受到是好的,正面的,才能逐步往前走。至於路線圖,去年4月蕭副總統在博鰲論壇提出的16字箴言: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是最好的路線圖。台灣要正視中國改革開放30年後經濟力的成長及國際戰略地位的提升,大陸應該正視台灣是一個多元的民主社會,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有效行使政權。雙方都正視現實,就能擱置爭議,之後才能求同存異。

政治議題也有優先次序

兩岸貿易額從2001年300億美元成長到如今1千億美元,未來要持續發展就要深化產業合作,我們可以跟大陸談品牌合作。台灣汽車零組件生產有相當優勢,大陸是全球僅存的蓬勃汽車消費市場,兩岸能否成立一個新的華人品牌?兩岸還可以談農業經濟合作,台灣農村信用合作社、農村產銷班及農村醫療保險制度的經驗,可否用在大陸?我們應當坐下來談這些議題。兩岸交流應該是互惠交流?還是單向利益恩惠?不斷要求利益,一旦中共要求政治回報,台灣負擔得起嗎?

張:政治與經濟議題有難易之分,卻很難完全切割。台灣對帶政治議題比較審慎不是沒有理由,第一是國際社會如美、日等國,對兩岸社會或經濟議題的交流協商通常不持異議,但對軍事或政治議題就會比較關注。第二個原因,台灣在野力量對政治議題的敏感度比較高。而大陸政治談判的最終目標與台灣的期待並不全然相同,台灣面對下一次協商審慎的程度,自然遠高於北京。

大陸要盡速建立政治互信,台灣要先正視分治現實,至少要先做到互不否認,兩岸糾結暫時難解。現況下進行政治議題對話前,應先為雙方和平解決爭端提供更多機制保障。不涉統獨、不做政治制度安排的對話比較容易進行。兩岸保持良好政治氛圍很重要,也可以優先建立危機控管機制,這些都是可以優先處理的政治議題。

簽ECFA後爭取內外支持

陳:最近一年多來,雖然兩岸關係已有相當進展,但要超越「先易後難,先經後政,循序漸進」的階段,立刻展開政治談判,恐怕並不容易。首先,由於兩岸經貿交流,許多台灣人民並未直接受惠;因此,對大陸的善意還無法直接感受得到。最近,有關兩岸金融MOU、「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的各種不利謠傳紛至沓來,更讓台灣人民對中國大陸的誠意抱持懷疑的態度。因此,北京應該盡快與台北在明年初簽訂ECFA,才能讓台灣人民感受到中國大陸的善意。

其次,全世界許多國家都非常關切兩岸關係的發展。特別是美國,不僅智庫學者經常對我方學者表達他們對兩岸議題的關心,連一些美國政府官員也公開表示他們樂見兩岸改善關係,但對於華府在兩岸關係上應該扮演什麼角色不是語焉不詳,就是語帶保留。最近,美國副國務卿史坦柏格(James Steinberg)更進一步指出,美國希望兩岸展開信心建立措施(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 CBMs)的談判。

第三也是最困難的就是國內共識的建立。當然,所謂國內共識,也不是要國內形成百分之一百的共識才能推動政治談判。但是,敏感政治議題的談判,也不能在連過半數支持都沒有的情況下,就貿然推動。

#台北 #大陸 #政治 #北京 #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