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掃黑行動開展以來,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鮮少公開評論。日前他驚爆內幕,稱打黑運動並非政府自願,而是被黑勢力逼得沒辦法。「黑惡勢力拿刀砍人,就像屠戶用刀砍殺牲畜,慘不忍睹。去年我們清繳刀具,大砍刀堆積如山,那不是一般的匕首,而是砍刀啊!」

黑道把持了重慶各環節,暴力傷害、壟斷市場、控制物價、腐蝕官員,甚至連公安部門也遭黑道滲透,簡直就是重慶版的「無間道」。黑道猖狂讓重慶百姓活在黑惡勢力威脅的恐怖陰影中,一些合法的投資商也望而卻步。

百姓忍無可忍 求官控訴

重慶最高領導人薄熙來對大規模的掃黑行動一直三緘其口,鮮少對媒體公開講話,讓這場被稱為「史上最大的打黑運動」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薄熙來日前在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前,突然向媒體道出了「實情」,稱重慶打黑政府是被迫而非主動的。他說,「打黑不是我們要主動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老百姓聚集在政府門口,舉著血淋淋的照片,畫面讓人神經緊張。」

為了徹底剷除黑勢力,8月底重慶市展開迅雷不及掩耳的掃黑行動,至今已有高達1544名黑道分子被緝拿歸案,469名逃犯被通緝;更令人瞠目的是,這次收繳的黑幫贓款金額高達330億元人民幣,包括名車、豪宅、古董等名貴物品。

「我不怕黑社會,只有政府把他們全打了,我們才真正有太平日子。」一名56歲的重慶農民易大德日前傷癒出院不久後,便自己掏了10萬元人民幣在《重慶商報》登了一整版彩色廣告,上寫「剷除黑惡勢力得民心,順民意。向奮戰在打黑除惡一線的人們致敬!」

受害老農 登報謝打黑

這位老農民去年因不答應讓「大洪湖水產公司」無條件收回他的魚塘,該公司便糾集近百人前來鬧事,雙方爆發衝突。在鬥毆中易大德5名親屬被砍成重傷,二兒子更當場被打死。

他曾到公安部門報案,但始終沒有下文。萬念俱灰之下,易大德的三兒子,聽說重慶來了個打黑的局長王立軍,是「王青天」。他便跑到了朝天門,說自己有冤情要跳樓,想見王局長。後來王立軍真來見了他,並當場表示要秉公辦理。今年7月,參與打死二兒子事件的主犯終於被判了刑。

他得知判刑結果後,向兩個兒子下了個命令,「你們倆各拿出5萬元,我們到報紙上登個廣告感謝政府!」

他說,「不管是農民還是工人,辛辛苦苦合法工作,如果得不到公安機關的保護,就將一無所有。我不怕報復,就是想鼓舞政府繼續做下去,這樣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

罪犯判刑 群眾庭外等結果

易大德只是重慶眾多受害民眾的冰山一角。日前遭逮捕的黑道女頭目、前重慶司法局長文強的弟媳謝才萍以及其犯罪集團,於本月14日在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受審,數百民眾趕到法庭外等庭審結果。一些曾經被該集團迫害過的市民,拿著家人被害時血淋淋的照片,在現場泣不成聲。

該集團除了長期魚肉百姓外,還將賭場開設在五星級飯店內,連薄熙來都痛斥說:「清朝道光皇帝和林則徐都不能容忍!」

庭審一直持續至15日深夜,但法院的大門口卻依然燈火通明,人頭鑽動,群眾聚集在法院門口不肯離去。

根據大渝網對重慶民眾做的調查顯示,有37%的人稱被黑惡分子騷擾過,但都忍氣吞聲;25%稱掃黑後生活中最大的變化是「做生意時不再擔心有黑惡勢力來騷擾」;16.83%表示「深夜獨自回家不再害怕了」;還有23.36%的網友說,在掃黑行動前,沒想到黑勢力這麼凶殘貪婪。

西南大學法學院教授汪力預測,掃黑的行動將面臨更大的難度。「在第一階段戰役中很多惡勢力組織的支柱人物落網,讓未被抓獲的集團頭目成了驚弓之鳥,樹倒猢猻散。但他們對警方行動有了一定的認識和經驗,將變得更加狡猾。」

儘管掃黑之路篳路藍縷,薄熙來仍信心滿滿對媒體宣示,「現在打黑困難仍然很大,問題很多,但是有群眾支持,打黑一定能取得勝利!」

#打黑 #黑道 #惡勢力 #百姓 #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