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接國民黨主席後,上任三把火,考紀會馬上以「賄選」為由,對兩位中常委開鍘。

端正選風,當然大快人心;不過,送幾尾鹽鯖魚,竟然也算賄選,國民黨「潔癖」至此,實在出人意表。

送鹽鯖魚的楊吉雄,十六年前即因「犀牛皮」而成名。當時楊任國民黨宜蘭縣黨部主委,為縣長提名人張軍堂助選,對手游錫堃指控張軍堂的美國博士學歷造假,《中國時報》「給我報報」專欄作家馮光遠向校方查證後,確定張軍堂捏造學歷,乃為文反諷其博士論文為《犀牛皮移植到我臉上法律效力之研究》,不料楊吉雄卻將反諷文章當真,於投票前夕的造勢大會宣布「中時已找到張軍堂的博士論文」,令報社極為震怒。

令我意外的是,這種「犀牛皮」竟然可在國民黨平步青雲,接著連當三屆不分區立委。二○○○年咬出興票案,讓宋楚瑜輸掉總統大選。

由於「興票案」,外界都把楊吉雄視為李登輝人馬。其實,「犀牛皮」型政客都是永遠的當權派,有奶便是娘。李走連接,吳下馬上,犀牛皮們權位永不動搖。

犀牛皮社會形象差,國民黨內清流欲除了而後快,用心可以理解;問題是,用一百元可買好幾尾的鹽鯖魚來開鍘犀牛皮,理由實在太牽強。如果鹽鯖魚能賄選成功,黨代表的「神聖一票」也未免太臭賤。

這一屆國民黨中常委確實牛鬼蛇神充斥,也確有賄選。但犀牛皮蔚為主流,賄選絕非關鍵。

朱高正脫離民進黨,創立社民黨後,提名一堆學者、賢達參選立委,鎩羽而歸,檢討會紛紛責怪國民黨賄選。

朱高正反問:「如果給你一億元讓你買票,你打得贏老K嗎?」

滿座默然。朱接著說,沒有經營人脈,即使有錢也發不下去,賄選沒有那麼簡單。

考試院長關中當國民黨組工會主任時,曾在台北打了一場金光閃閃的大勝仗,對台灣的政治文化影響甚鉅,了解甚深。

「北關中,南阿農」不是叫假的,馬主席何不向他請教解決犀牛皮之道,否則光靠幾尾鹽鯖魚,怎唬得了精似賊的政客?

#博士論文 #犀牛皮 #賄選 #開鍘 #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