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濟華:我樂觀看待縣市合併的未來,很多想法是可以談出來,雖然高雄要走自己的路,或許高雄市可能被中央命定是一個邊陲的地區,或是一個南部次核心的地位,然而若我們沒有一個發展策略,是沒有辦法去改變的。以現今的地方政府體制,它沒有太多的政策工具,很多產業政策及財經誘因暨手段等問題,均非單一地方政府所能承擔執行的,因此我們要去認同的是高雄市要如何找出一個出路。

縣市合併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它具有範疇經濟(scope economy)的條件,而不單指地區規模經濟的擴大,其實我們縣市合併後產生的區域空間,可以透過產業的群聚、區域的分工及資源的共享帶來更大的經濟效果。其次建立區域對話的共識概念有助於地方資源的整合,地方可以跟中央及跟區域內其他地方成立夥伴關係,另外,產業及人才的部分,可利用在地年輕學生的創意推動地位應用型的生活產業,讓學生能夠願意在高雄創業,感到高雄處處有機會可以發展,學生其實挺有高度興趣及意願,所以高雄的機會應該是自己創造出來的,而不是單靠中央的資源或過度依賴中央的財政補助,高雄市還是要自行想辦法。

縣市合併之空間策略,除了談到地方的縫合,也應該思考地方上的融合,縫合是僅看到空間的整合,但我認為應考量民眾的心理觀感與社會層面的融合,這部份的議題應同時納進來討論。

#地方 #資源 #空間 #經濟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