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昨天在法庭上重提國務費案,強調核銷是沿用李登輝時代的做法,他不知道為何一審苛責他貪汙罪名。扁質疑,一樣都是特別費,為何馬英九就無罪,他的國務費,卻被同一個合議庭認定是貪汙,這樣對他太不公平。

對於扁的抱屈,公訴檢察官四兩撥千斤,強調一審判決,對於國務費的發展、性質都說明得非常清楚,認為國務費和特別費性質並不相同,二者不能混為一談,斥扁是在混淆事實。

陳水扁說,總統府在今年三月六日及四月七日都回函給台北地院,明確說明機密費出具領據,即完成核銷結帳,這個對他有利的部分原審沒有採用,他希望二審合議庭能加以審酌。

扁指出,國務費具特別費性質,但原審一改過去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判決理由,認為馬的特別費預算科目編在業務項下,並不違背特別費本質,他的國務費卻被原審認定必須因公支出,不具特別費性質,這樣的見解前後矛盾。

扁強調,國務費不會因科目變更,而改變它特別費的本質,核銷程序都沒有改變,他絕對沒有所謂侵占貪汙的犯意是非常清楚的。

他說,前總統府會計長馮瑞麟也證實,一直到九十六年審計部到總統府查帳時,才知道八十六年三月廿八日審計部的函,要求總統府核銷國務費,必須保留原始憑證,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也都不知道有這個文,他更不可能知道有這回事。

他話鋒一轉,李登輝時候也沒有依審計部的函來做,他不知道為何要苛責他貪汙的罪名,對他非常不公平;當文武百官都有特別費的時候,總統卻沒有特別費,實在是說不過去。

扁為自己叫屈說,原用於機密外交的奉天、當陽專案的卅六億繳庫後,他為了推動機密外交,將國務機要費用於機密外交,原審完全不加理睬,「好像我是雞婆一樣」,陳鎮慧、陳心怡可以證明吳淑珍還給幾百萬、上千萬元出來支付,結果卻成了貪汙犯。

至於被控職務上行為收賄,扁強調,他絕對沒有利用總統職務,更沒有收受不法賄款利益,他不了解原審怎能無限擴張解釋?

#核銷 #審計部 #特別費性質 #國務費 #性質 #原審 #總統府 #特別費 #貪汙 #機密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