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的文學獎作品,難得看到這樣平實的鄉土小說。在老弱病危的阿嬤房間裡,虎視眈眈的壁虎既是死亡的象徵,也是貫穿全篇的主軸,呈現了阿嬤面臨死亡的淡然,也映照了阿和對死亡的驚懼。反諷的是,阿和唯一的精神寄託是看韓劇「浪漫滿屋」並抄寫韓文歌詞。然而父母已逝獨力照顧阿嬤的工人阿和,只有一台訊號不明的老舊電視;「螢幕上,幾十道水平的細線像彩帶一樣上下波動……」

作者在描寫生活細節時,使用平淡的寫實手法,然而描寫阿和在阿嬤去世前一天去土地公廟拜拜,面對高溫的金爐火光幻見種種意象之變化,則是虛實魔幻交錯,黑暗與瑰麗跌宕起伏。熊熊燃燒的金爐,是阿和淚眼中的生命煉獄;「使飢餓的痛苦的貪婪的消沉的全藉著火光現出他們的面貌。」

#金爐 #死亡 #火光 #阿和 #阿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