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與歸返是文學作品中的恆久母題,但在全球化潮流下,「世界是平的」,原本高山縱谷的天險被消弭於無形,國界徒留形式,世界變成一片平坦大地,於其中迅速移動的無國界之人,今天在米蘭,明天在巴黎,後天飛越大西洋來到紐約,也許有一天,離開這個星球,飛上太空,也不是件難事。

然而在世界的某些角落,還有一些人的移動,仍維持著中世紀苦行僧的行旅方式,緩慢且充滿艱險,甚至代價就是死亡。《為你走到希望之地》是一場比擬荷馬史詩《奧德塞》的旅程,像是回到文明初啟的神話時間,長路漫漫,前頭永遠有窮山惡水正等著,或許,再加上一些現代尤里西斯的試煉:食蓮族人成了毒品藥頭;獨眼巨人成了難民拘留中心的審判官;以靡靡之音迷惑水手的女妖,成了壓榨非法移民的流行樂團。

唯一不同的是,尤里西斯是從戰場歸返家鄉,而來自巴格達的薩德,走的卻是一個逆反之旅:家就是戰場所在,離家越遠越好,被遣送「歸鄉」是個惡夢。從巴格達經開羅、利比亞、馬爾他島、義大利,翻過山脈來到法國,最後抵達倫敦。這支流亡隊伍,有人滅頂,有人生還,有人終於踏上夢想的土地,更多人的則是半天折翅,魂斷他鄉。

薩德的「奧德賽」之旅,穿插著與鬼魂父親的詼諧對話,調和了原本沉重的氛圍,而帶點成長小說的況味。主角的名字:薩德‧薩德,在阿拉伯文中是希望‧希望,在英文中則是悲傷‧悲傷,一語雙關。正如希望與失落總是一體的兩面,好不容易抵達的希望之地,會不會才是心靈上離散、漂流的起點?

#巴格達 #歸返 #尤里西斯 #悲傷 #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