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一點顏色》

製作複雜精細,有時候幾乎是舉輕若重。抽像Hip-Hop所代表的幽深,依靠著崔健一貫的積極、正派而沒有墜入黑暗。歌詞相較上一張,更加顯露出脫離深切感受,滑入體察民情的代言人角色的傾向。

唱片裡最感人的是〈小城故事〉,雄心勃勃的三段式的架構,別出心裁的低音部編曲,熟悉的隱喻方式,借了鄧麗君的小城故事的採樣和旋律作為引子,彷彿要在20多年後超渡八○年代未竟的殘夢。「英雄轉世拯救大地」,看上去陳辭濫調,但崔健唱出來,依然會讓人熱淚盈眶。

《無能的力量》

它沉悶而結實,恰似一個有些透不過氣的夏夜,恰似這個夏夜一個中年硬漢的心緒。

它是電子、說唱和搖滾的死命焊接,彰顯了崔健作為新一代錄音室唱作人的身分。但「現實太殘酷了,問題太複雜了」還是貼切的現實民謠。經濟沙皇正氣凜然的胡鬧著,千百萬勞工家庭在他板著面孔的談笑間灰飛煙滅。而被戴上搖滾教父高帽子的崔健也有凜然正氣,只不過在草民龐克、荒誕派、後現代、電子、時尚的映襯下,有些寂寥。至於「瘋狂不見了,恐懼出現了」,簡直是提前到來的對新世紀的預言。這比朱總理說的地雷陣、萬丈深淵要深刻得多。

《紅旗下的蛋》

我最喜歡的一張唱片。渾然天成的概念專輯,吹吹打打的輓歌。唱片裡處處是個人與時代,音樂和心聲的互相滲透和強烈對照。

值得慶幸的是,宏大的視野因為悲壯而沒有顯得多麼空洞,更何況還有《寬容》這種刻進骨頭裡的,一個孤獨之心的敏感與矛盾。九○年代至今無論是流行還是藝術領域,從未有過這般有血有肉的「政治波普」。說它是輓歌,是因為它還有八○年代的夢想,但卻又在世紀末的颶風來臨之前,提前告別了九○年代。一個灑脫而樸素的北京,一個尚未被壟斷威權和娛樂社會撕扯吞嚥的國家,就在老鐘錶和嗩吶的聲音裡完成了葬禮。

#小城故事 #現實 #夏夜 #崔健 #搖滾 #專輯 #恰似 #唱片 #輓歌 #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