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日前宣布啟動年底選舉小額募款,並指示該黨立院黨團提案取消政治獻金法對小額匿名捐款規定不得超過總額十分之一的限制。筆者以為此提案並不適宜。

蔡主席所舉理由有二:其一是,她任黨主席後之小額捐款,每筆平均約二、三千元,大多捐款人不願曝光,這些意見應被尊重。其二是,將小額匿名捐款總額限制在百分之十,等於鼓勵政黨向大財團、特定對象與利益團體捐輸,刻意壓縮沒有黨產政黨空間。筆者任職國會期間,曾參與此部政治獻金法最後階段立法工作,據當時立法紀錄,蔡主席見解恐有誤,完全取消匿名政治獻金的上限規定,將使烏雲蔽日,當初設置政治獻金法的立法精神將會蕩然無存。

當年政治獻金法立法難度超越其他法案許多,因為此法等於要讓政治人物自廢武功,將所有選舉金脈、人脈盡數曝光在陽光底下,每筆選舉收入與支出,都須經由監院核准設立的政治獻金專戶方得動用,其日後所有問政主張,都可與此勾稽,任何收受賄賂或按件計酬都無所遁形。正因此,匿名捐獻部份正是最大漏洞所在。如個人可匿名捐獻數額,或政黨與擬參選人可收受匿名捐獻的數額沒上限,這種誘因安排恐怕會將所有獻金推向匿名的偷渡管道,大財團與意圖行賄者大可化整為零,願受賄的政客無憂匿名上限,正好上下交相賊。

鑑於此,當時提出政治獻金法草案的朝野各種版本,不約而同,都對匿名捐獻做嚴格限制。姑不論國民黨版與陳學聖版,民進黨林濁水版草案第十八條最嚴格,完全禁止匿名捐贈,理由正是政治捐獻應以公開透明化為原則,「捐獻者名稱不明之事實,亦應加以正視及規範」,以免過度氾濫。趙永清所提民進黨版也指明「為防範假借匿名捐款名義規避本法」,於草案第十三條明文禁止一萬元以上匿名捐贈。其實當時扁政府所提行政院版遠比黨版嚴格,其第十三條明文「禁止任何兩千元以上匿名捐贈」,理由也是「避免任何人藉本人以外之名義捐贈,或匿名為一定(按:超過個人上限)數額之政治獻金捐贈」。

蔡主席有心推動小額捐款本是好事,如考慮現實需要,將個人匿名捐款上限從一萬元提高到兩萬元,或將收受匿名總額僅十分之一的限制部分放寬,或基於政黨與擬參選人性質不同,政黨比較沒有按件計酬的立法顧慮,而將針對政黨的限制部分單獨放寬為五或四分之一,這些作法都有可行空間。不過,如果完全取消匿名獻金的雙重上限,將是重擊整部政治獻金法的致命要害,再啟潘朵拉之盒,日後定將後患無窮。

(作者曾任國會助理,現為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限制 #獻金 #政治獻金 #上限 #政黨 #立法 #政治獻金法 #捐款 #匿名 #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