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美國牛肉進口引爆民眾疑慮,衛生當局提出雷擊譬喻,要民眾安心食用。的確,全球狂牛症病例,在疫區各國努力下近年來只剩零星個案,毋須恐慌。但美國對於牛隻把關不若歐盟與日本嚴格,美方疫情通報必須獨立審視,放在其牛隻檢測周延性的背景下來詮釋。

美國在二○○三年爆發首宗疫情前,全年只檢測數百頭牛隻,雖然在媒體與消費者聯盟呼籲下,逐年提升檢測比率,但離全面地毯式追查仍有一段距離。美國畜牧業商機龐大,爆發狂牛症以後,損失高達數百億美元,在強大利益團體壓力下,連議會都不敢通過耗費大量成本、甚至可能自揭瘡疤的全面檢測機制,只能選擇性抽驗。狂牛症的問題,在美國早已超越食品衛生層級,而是牽涉政經利益的複雜事件了。美國政府必須強勢要求外國解禁,包括台灣,才能紓解國內畜牧業帶來的遊說壓力。

歐盟與日本的牛肉安全都有衛生單位把關,在美國,卻是由農業部負責。賣瓜豈有不說瓜甜的道理?球員兼裁判,其檢測牛隻的客觀性與嚴謹度不免啟人疑竇。六年來,美國境內總共只有發現三件狂牛症病例,而其每年宰殺約三千餘萬頭牛,兩相比較,要吃到病源的機會確實很低。但這樣的數字必須考慮其抽樣比例(二○○六年為九十分之一),日本就曾公開批評美方的檢測無法讓人安心,也就是潛在病例可能有數十倍之譜。

除美方承諾與把關外,我方應建立完整抽檢機制。海關不僅要書面審核、目視比對進口美國牛肉,更應具有相關生化檢驗能力。目前國外已有狂牛症普利昂蛋白的快速檢驗試劑,建議衛生當局應盡速進口使用,並訂定相關查驗機制,才能確保進口美國牛肉安全無虞。

#把關 #衛生 #美國 #美方 #狂牛症 #檢測 #畜牧業 #機制 #查驗 #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