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爸爸生病以後,我開始大量寫作,是為了說話,也為了能安靜面對自己的不安。並且,在不斷書寫當中,假想著,正用爸爸賦予我的寫作能力去接連他的生命,好衍續、充盈他漸日的體衰。

於是,書寫不再只是復育我的存在。

感謝我內斂而堅強的家人們,以及J。也感謝評審們肯定這則父病時光的腹語術。我爸爸,他很開心。

#書寫 #爸爸 #感謝 #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