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上海外高橋保稅區管理委員會規畫建設處原處長陶建國因貪污受賄受審。陶在當職期間,接受開發商賄賂29套房產。一審宣判,陶建國犯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在上海,這已是第二位被判無期的炒房官員了。在陶建國之前,浦東新區原副區長康慧軍也曾因涉嫌曾持有房產達14處、經手的房產超過20套而被判無期。網民們稱康慧軍為「炒房區長」,陶建國被稱作「炒房處長」。兩個人都判無期,不可謂不重。可是,問題隨之而來,重刑之後,官員炒房現象能否就能徹底杜絕?

單純依靠重典來杜絕官員炒房,未必就能藥到病除,如何切斷背後的官商勾結及權錢交換問題更為關鍵。

官員有何資本去炒房?這其中的原因,恐怕未必只有「官員灰色收入高」這一條。一些地方領導,之所以心甘情願地維持著高房價,應該有以下兩個原因:其一、近幾年來的房地產業在GDP總量中占有量過重,致使許多政府在「唯GDP」論的引導下,逐漸走向了「唯房地產論」。

其二,房地產業又直接關係到官員們的個人利益。許多房地產商將房產證作為行賄之物,送官員房產不僅是一種簡單的行賄,而是目標更長遠的陰謀-讓官員們的利益永遠和自己的利益拴在一起,讓他們無法自拔。官員們擁有如此之多的房產資源,自然不願意讓房價下跌、資產貶值。於是,便利用手中的公權謀取私利。

這也正是相關官員為何要講出「將查處低於成本價賣房的開發商」的原因,正是在利益的左右之下,一些官員明目張膽地為高房價作辯護。

為了遏止官員炒房,許多地方進行了官員財產申報的實驗。這或許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這樣的「申報」仍然停留於自願的形式,能否起到足夠的監督作用還是個未知數。

此外,對於一些過於依仗房地產GDP的地方政府來講,打破「唯房地產論」的束縛、發展多元化的經濟發展模式,應是下一步調整的方向。

#官員們 #房地產 #無期 #炒房 #利益 #官員 #被判 #原因 #建國 #房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