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全面開放美國帶骨牛肉、內臟、絞肉等具風險產品進口,這是不是對美國的妥協退讓,毫無疑問,是的。國與國之間的外交經貿談判,充滿了折衝讓步,問題是,代價為何,又換到什麼?

政府官員為了解釋這次的退讓,說了很多理由,包括風險微乎其微、和美方有私下諒解、會嚴格把關,甚至可以不定期去美國肉品工廠稽查等等。從民進黨時代到國民黨執政,政府沒有告訴我們的是,美國牛肉的問題毫不單純,強權為了遂行其經濟目的編織了謊言,遮掩了事實,民眾的健康與生命正受到極大的威脅。

絕大部分美國牛肉可不是生產於一般人幻想中的田園牧場,而是來自是大量生產、工廠化的畜牧工業。牛隻在生存條件惡劣的環境中成長,為了加快生長、牟取厚利,被人們用動物廢料(來自牛羊雞等動物的肉末、骨粉、內臟、屠宰場的凝血和排泄物等)餵養,注射有致癌風險的生長激素。數萬年來,牛隻第一次「吃葷」,也因此傳染了狂牛症。

美國學者S. Prusiner因研究狂牛症的致病變異蛋白而得到諾貝爾醫學獎,他曾對美國牛肉的安全性提出警告,並建議美國採取日本的檢驗方式,即對每頭被宰殺的牛隻進行檢驗,而非現行大海撈針式的抽查。美國號稱農牧大國,但對牛隻管理極端鬆散,檢驗技術比不上日本,更有遮掩狂牛症病例的前科。而美國肉品從生產加工到販售出口各環節皆出現漏洞,部分肉品混入腦與脊髓等危險物質,若是碎肉或肉餅,則受到污染的風險更高。2006年以來,日本三度檢查出進口美國牛肉混雜了包括脊椎在內的牛骨,最近的案例就發生在兩周前。美國牛肉帶給民眾的不是安全的美味餐點,而是有致癌與感染狂牛症危險的毒物。說政府罔顧民眾健康,對美讓步過多,應不為過。

我們該深究的是,為何非得作出此種妥協退讓。據了解,是因為美國希望台灣在商業利益和兩岸關係等問題上不向中國傾斜,台灣則希望藉全面開放美國牛肉進口重啟台美貿易與投資架構協定(TIFA),以平衡美方對簽訂ECFA後,台灣會向中國傾斜的擔憂。若此說屬實,我們認為先前信誓旦旦說ECFA絕非傾中的政府已經自失立場。而以民眾生命安全為代價來「平衡」台中美三邊關係,這完全偏離了「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是嚴重的「失衡」。

過去在開放美國牛肉問題上同樣紀錄不良的民進黨,這次對政府採取了批判態度。整整一年前,民進黨發動「1025反黑心顧台灣大遊行」反對中國黑心商品,民進黨如果真心關注民眾健康,不妨援引前例,以具體有力的行動來監督政府,捍衛民眾權益。

#美國 #狂牛症 #肉品 #退讓 #台灣 #民進黨 #民眾 #風險 #政府 #美國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