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琵爸為了犒賞大家的辛勞,跟琵姨說:抓12隻來煮給大家吃。琵姨是用清蒸的方式,只加了薑片在蟹肚上,等差不多快熟時再滴幾滴米酒下去,陣陣香氣佈滿整個屋子,沒有腥味只有清香的鮮味,光聞就教人受不了。

先把綁蟹的草繩剪開,轉過來把蟹肚(白色)的交尾器撥下來,這個部分是不能吃的,接下來就是最精采的所在──將蟹殼和白肚交界處那裡撥開,飽滿的金黃色蟹膏佈滿整隻大閘蟹,精華蟹膏和蟹黃應聲「啵一聲」而噴出,雙手沾滿鮮黃透紅色的膏,趕快往嘴裡吸,因為每一滴都珍貴。鮮黃蟹膏入口即溶,有點像是剛烤好的蛋黃,介於要熟又不熟的境界,同時帶點海產鮮味,渾然天成的蛋白質全都在這裡,色香味一應俱全。

琵兒喜歡把蟹殼上的膏留最後吃,先吃蟹體本身和蟹腳裡的肉,因為剛出爐熱呼呼的蟹肉比較容易完整擠出來,冷掉的話會有部分黏在殼裡,那就太可惜了。

跟中國大閘蟹比起來,台灣本土的體型小,蟹黃相對少但味道清香,中國的則膩性野味較重。

從九月開賣至今,這是琵兒首次吃到自家養的大閘蟹,心中既不捨又開心,從十元硬幣的小不點蟹苗,養到手掌大的成蟹,一路走來家人付出整年的心血,簡直像拉拔自己的孩子,怕牠太熱、怕牠吃不飽、又怕牠被吃掉等等。存活率低、照顧不易也是大閘蟹價格昂貴的原因。對饕客來說,啖蟹是一年只有一次的幸福;對琵兒全家而言,啖蟹卻是驗收成果、論定成敗的關鍵。

本土大閘蟹揹負著「台灣」的顏面,我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不斷改善進步,期望有朝一日,在地養殖的大閘蟹能夠「橫行」國際美食界,揚眉吐氣,人人都讚「歐伊係──」。

#蟹膏 #蟹黃 #清香 #鮮味 #佈滿 #鮮黃 #大閘蟹 #蟹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