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是馬英九總統兼國民黨主席,黨國權力集中於一人之手的第一周。以前的「治國週記」,從此以後已應正名為「黨國週記」了。我不知道官方版的第一周「黨國週記」會怎麼寫,但由這一周各種大小風暴不斷,我們已可看出一種新的「權力的咀咒」已經開始了。

研究權力本質的學者早已指出,當人有了權力後,權力帶來的方便會使他改變趨炎附勢和歌功頌德,也會促成他的改變,於是權力的傲慢與專擅遂告形成,這與好人壞人無關。英國艾克頓爵士所謂的「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說的就是這個道理,這是「權力的詛咒」,除非有極大的智慧與胸襟,否則少有人能把詛咒變成祝福。

而第一周的「黨國週記」雖然只有短短一個禮拜,但人的權力慾望和權力意志是不會休息的。只不過就這麼幾天而己,台灣的「權力詛咒」就已正式出現:

其一,針對立委羅淑蕾,馬主席已下達指令,要求制定「不分區立委問政公約」,這是一種看起來漂亮的封口令。針對行政院賦改會的能源稅,馬主席已下令行政院「在政策未定案前不得輕易對外發布」;而對美國牛肉進口問題,馬英九甚至跳過食品衛生機關,就那麼兩三個人即做了放水的決定。由上述這幾個事例,我們其實已看出了整個黨團體制開始走向一元化、命令化、權力寡頭化這種「再威權化」的道路。而當一元化和命令化配合了權力的寡頭化,類似於牛肉談判這種決策一廂情願,傷害到國民利益的事,就會層出不窮。真正的民主政治,必須擴大參與和更加透明,主政者則要靠更縝密的思考和更強的說服力來獲得支持。一元化和命令化的國民黨,只會讓決策品質更形惡化。

其二,乃是在過去一周內,由於當權者已權力變臉,開始強勢的要控制一切,於是我們遂看到國民黨黨政官僚體系那種長期以來的乖順化傳統又告出現。馬主席對能源稅問題一發飆,行政院正副院長就嚇得趕快禁口;最荒唐的乃是衛生署長楊志良了,他昨天還不排除考慮辭職,廿四小時後卻立刻自打嘴巴成了硬拗的辯護人。真正的決定者躲在幕後,卻由一個丑角般的人物在荒腔走板演出。政務官乖順化到了如此程度,這樣的政府又怎麼可能會讓老百姓放心!

其三,最值得注意的乃是中常委選舉送禮事件這起風波了。這起事件由它的來龍去脈已可清楚看出它其實是場荒唐離譜的鬧劇,但人們也知道,有權力的人對任何事情都握有倒果為因解釋該事件的權力,於是一場送禮鬧劇,搞到最後卻稀里糊塗的儼然成了一場改革大戲。而國民黨從黨代表、中央委員到中常委一路選舉送禮的真相,也就稀里糊塗的全都被遮蓋掉。因此,這到底是一場改革表演或是遮醜的荒唐戲呢?任何事情都是沒有真相即不可能有改革,中常委選舉送禮風波,發展到最後,只會讓人們察覺它只是一場荒唐的表演而已。

國民黨黨內選舉送禮請客過去就已有之,李登輝時代為了拉地方打中央舊的黨官僚而持放任態度,於是十四全和十五全時請客鮑魚、魚翅宴和送金筆、紀念幣遂成風氣;甚至香港記者來台採訪,也都因為收到金筆、金紀念幣而嚇壞。及至馬英九第一次當主席,中常委由黨代表直選,選風遂更加惡化。這次鬧出送禮風波,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只是在處理時,馬主席畏首畏尾,只開鍘楊江兩人,於是各式各樣的反彈遂告開始。鬧了一大回合,因而決定以和稀泥的勸說辭職來重選,規避掉了查真相這個考驗。由這樣的過程已可看出,這是改革者的行徑或是另一種方式的和稀泥鬧劇?藍營媒體及名嘴宣稱這是改革,未免把改革說得太廉價了!

因此,由「黨國週記」第一周的表現,人們已應警惕到那種權力會使人腐化及專擅的「權力的詛咒」,其實已悄悄的開始了。(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黨國 #馬主席 #改革 #看出 #國民黨 #詛咒 #週記 #一周 #送禮 #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