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在國會發表的施政報告,與其說是施政演說,不如說是理想表白。演說中涉及外交方面很廣,說得也好聽,但是卻缺乏實際的做法,怎樣化理想為實際行動呢?恐怕他自己也沒有成竹。

鳩山的理想之一是要使日本成為「橋樑國家」,成為世界的橋樑,要成為東方與西方,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橋樑,其中包括核擴散、貧窮、全球暖化問題,其實這種「橋樑論」早就由他的頭號智囊多摩大學校長寺島實郎說過,本欄也數度引用此人的話,他曾說日本應努力成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橋樑。

當橋樑要犧牲自己的一些利益,但日本從來是唯利是圖的國家,可能嗎?譬如,鳩山的橋樑論包括核擴散問題,他在演講中也說:「將循經六方會談實現無核化,用能想到的所有方法盡快解決綁架問題。」日本已將其與當年北韓特務綁架日本人問題與無核化完全掛鉤,不解決綁架問題即不談無核問題,這已成為六方會談中的阻礙,怎配談是橋樑呢?

想成為中國與美國之間的橋樑更滑稽,日本怕的是美國與中國接近,美國要與中國發展更貼近的關係是基於其國際大戰略,國際間對於「G2」的呼聲不斷,在這種形勢下,日本想從中介入已是困難,中美之間還需日本這座橋樑嗎?

鳩山另一理想是建構東亞共同體,這理念其實從前已有許多建議,但都難切實際,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地當年提議時,反對者即日本,且是替美國打頭陣。

這種提議也要犧牲一些自己的利益,但鳩山目前的構想卻有自己的打算,他一方面怕美國參加後變成龍頭,日本又成幫腔者,另一方面又怕中國的勢力獨大,使日本無操控之力,所以他的打算是東協加六(中、日、南韓、印度、澳洲、紐西蘭)。這與中國主張的東協加三(中、日、南韓)原則不符,所以這個「自私」的構想目前既不為美國支持也不為中國支持。

在領土爭議方面,鳩山也是揀有利的說,他提及與俄羅斯的關係,表示要以積極行動徹底解決「北方四島」問題,並與俄羅斯締結和平條約。這既可爭得領土又可拿到和約,當然是利之所在,但是鳩山隻字不提與中國的釣魚台主權紛爭,因為他認為日本在這方面勝券在握,不想多惹麻煩,也不提與南韓的獨島(日本稱竹島)主權爭執,因為那是必敗之局。

鳩山仍不脫日本島國民族的狹隘,即使有些許理想,卻處處顯出自私本性。

#美國 #中國 #南韓 #理想 #行動 #鳩山 #橋樑 #綁架 #國家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