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職棒大聯盟成立廿個年頭,廿歲是個大人了,可是中職仍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直需要「保護」,悲慘的是「愈保護、愈脆弱」,不要怪相關單位保護不周,其實中職本來就是「體質不良」,依附在賭風不滅的台灣棒壇,因此伴隨著賭案從不間斷!

中職廿年來風風雨雨的涉賭疑雲,該到了「算總帳」的時候,免得忠實球迷的一堆「賭爛帳」,找不到宣洩出口。其實,職棒元年的某球團總教練就曾說過:「中職在第一年開打時,就有球員受到外人威脅。」在過去,球員是受黑道脅迫而屈從,如今呢,「雨刷」及其黨羽可有拿槍逼球員就範?中華職棒的賭博,其實是從整個台灣棒壇既有的打球歪風延伸而來。

早期台灣棒壇即有對賭、賞金、爭代表權的舞弊、報復學校主事者等不良現象,從學生棒球開始訓練球員如何操控比賽,或者由裁判下手主導。

一九八九年七月、也就是中職開打的前一年,全國少棒選拔賽,台南府城隊與屏東屏北隊之戰,全場打出五十六支安打、包括十六支全壘打,比數二六比二六,賽後全體下跪高喊:「拜託裁判公正」;外界以為是為爭奪球員的個人獎,其實那是對裁判執法有問題的抗議。

某位台東青棒隊教練表示:「有一年台東的青少棒隊出國比賽,由於校方隨隊人員假公濟私,放著球隊不管、自己去遊玩,於是教練示意球員在打冠軍戰時,故意打不好,最後只得到亞軍,讓校方失面子。」

由於台灣棒壇充斥著很多壞習性,造成球員養成過程中,不斷被教導作弊或打假球,業餘可能是為了特定目的而配合,並非全是為了錢,到了職棒則是攫取金錢利益或害怕擋人財路而不得不配合。

球員獲取利益的管道,從以前觀眾對球員演變為球員對球員,而且早在多年前就已逐漸形成風氣,這就是,近年來愈來愈明顯「棒球人為難棒球人」、「化被動為主動」的現象,黃俊中、莊宏亮等,這些提早退出職棒的球員,加入賭博集團就不足為奇了。

台灣職棒是集台灣棒球歪風之大成,承攬棒壇歷史宿命的終站,因為職棒賭博的輸贏金額龐大,利慾薰心,讓以往知道如何介入球員打球的歹徒,開始動起球員的歪腦筋,對他們而言,只是把操控業餘比賽的手法搬到職棒場上而已,技術上不難。

從台灣棒球發展歷程,窺探中職廿年不曾中斷的涉賭事件,可以得知,為何中職賭案「剪不斷、理還亂」,加上中職的經營制度不佳,球員待遇不高,讓球員容易受到利誘,敢冒險進行「裡應外合」,這叫做「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實為中職的悲歌。

#裁判 #職棒 #球員 #利益 #中職 #現象 #教練 #台灣棒壇 #台東 #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