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將在月底進口美國牛肉部位擴及內臟,政客與媒體總是在政策木已成舟後推波助瀾,要求官員下台負責,如在政策形成階段有更多討論,才更有意義。我們與主婦聯盟等多個民間團體,曾在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七月兩度前往衛生署抗議鬆綁美國牛肉進口,政府卻刻意冷處理,未依行政程序法舉辦行政聽證,已下台的衛生署長葉金川還說「機率比被雷打到兩次還低」,媒體也只有三分鐘熱度。

由於狂牛症的毒蛋白(prion)並非細菌或病毒,無法以高溫烹煮或紫外線消毒來消滅,既沒有所謂安全部位,也沒有安全量。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有嚴重的外部性,即使不吃美國牛肉的消費者也無法完全免於新型庫賈氏症(CJD)的陰影,所以連蔬食抗暖化聯盟也積極反對,也就是消費者沒辦法自求多福,只有釜底抽薪徹底禁絕。

美國將理當放牧食草的牛強迫轉為吃飼料的圈牧,並透過廣告與置入行銷對消費者洗腦「沒有草腥味、更多汁鮮美」,在工業化畜牧業貪婪下,更將病死屍體製成的肉骨粉加入飼料以加速生長,強迫同類相食所釀成的天譴,終於報應到人類身上。

台灣政府或民間皆無任何狂牛症檢驗技術根本無從把關,店家即便宣稱不使用美國牛肉的自主管理,對消費者只是心理安慰,而狂牛症潛伏期長達數十年,未來發病恐怕也難以證明因果關係,政府要求業者強制保險只是自欺欺人。

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況下,巷口的牛雜湯將受到嚴重傷害,馬英九市長任內推動牛肉麵節,現在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台北市長郝龍斌欲推動「自主管理聯盟」的認證,實質效果並不大。而早餐店的漢堡、小吃店的牛肉丸子,種種庶民經濟,凡是與牛扯上邊都會受到波及。

未來這些美國屠宰業垃圾最可能的出處,就是成為本土畜牧業的飼料添加物,其危險程度不輸「4D飼料」(死亡/death、患病/disease、無法正常活動/disable、病倒或垂死/downer,dying),標準較低的寵物飼料也將籠罩在陰影之下。

國民黨開放高風險部位進口極為離譜,說標準與韓國相同,卻不敢向中國大陸看齊完全禁止美國牛肉進口,把國內政壇比爛的習慣拿到國外真是貽笑大方。但民進黨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不少前朝官員或立委的談話判若兩人,可別忘了當年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時,就有牛海綿狀腦病專家諮詢委員請辭抗議。 (作者為綠黨發言人)

#美國 #狂牛症 #強迫 #抗議 #畜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