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高科技武器正在改變戰爭的面貌。這種武器就是目前橫行於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上空的電腦遙控、能攜帶兩枚飛彈的先進無人飛機(drone)(見圖,美聯社)。中情局新任局長潘納達很得意地說:「掠食者(Predator,無人飛機的代號)計畫是當今華府唯一的遊戲」。美國情報人士宣稱,無人飛機是打擊「基地」恐怖組織最有效的單一武器。無怪乎歐巴馬上台九個半月內即批准中情局在巴基斯坦上空執行四十一次無人飛機計畫,以對付恐怖組織,其次數比布希政府最後三年還多。

由電腦遙控的無人飛機是在九○年代研發,而於一九九五年正式生產,現在使用的無人飛機比初期的產品進步太多了。最新型的無人飛機每架造價四百五十萬美元。生產無人飛機的通用微小航空系統公司(GAAS)現正研發一種更小、更精細的無人飛機(nano),小到可以跟蹤敵人到室內而發揮「穿堂入室進行爆炸」的本領。

美國的無人飛機運作計畫分成兩個系統,一個系統由國防部和美國空軍執行,對外半公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使用。在二○○一年,美國空軍只有五十架無人飛機,現有兩百架。另一個系統則由中情局負責,屬機密性質,作業範圍遍布全球有恐怖組織的地區。二○○二年十一月,布希政府首次公開宣布一架從無人飛機發射的地獄火(Hellfire)飛彈成功地摧毀了正在葉門沙漠公路上疾馳的一輛汽車,車上坐了六名恐怖分子,其中一名是二○○○年主導爆破美艦克爾號(Cole)的「基地」分子阿哈雷西。

國防部的無人飛機由美國空軍執行運作,而中情局的無人飛機則包給極具爭議性的民間公司黑水(Blackwater,現已改名Xe公司)操作。目前在巴基斯坦上空對付「基地」恐怖分子的無人飛機,即全由中情局負責執行。無人飛機雖屬高科技,但它能否準確命中目標,卻要靠人的因素,其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運作者,首先祕密收買敵方人員充當線民,線民向中情局(或美軍)通風報訊,密報暗殺目標的行蹤。中情局(或美軍)收到情報後立即下令駐防於巴基斯坦或阿富汗的無人飛機中隊讓掠食者或其重裝姊妹型「死神」(Reaper)起飛。無人飛機上有極先進的攝影機和電腦,飛機可在目標上空(約二英里)停留四小時。華府附近蘭格利(Lengley)的國家安全總署收到機上傳來發現敵蹤的訊號後,即可按鈕發射機上的飛彈。今年八月五日,同樣設在蘭格利的中情局總部特工即從機上傳來清清楚楚的影像看到躲在巴基斯坦張哈拉地區一棟民宅屋頂上的塔里班頭目之一梅樹德(B.Mehsud),他和十一名親屬及保鑣被兩枚地獄火飛彈炸死。巴基斯坦把梅樹德視為頭號敵人,認為他是殺死前總理班娜齊亞.布托的幕後主凶。

然而,因無人飛機的轟炸目標主要是靠敵方線民通風報信,而從發現敵蹤到發射飛彈,已隔了一段時間,因此炸錯目標的失誤屢有發生,不少無辜人民被炸死。例如今年一月二十三日,歐巴馬就職後第三天即批准中情局在巴基斯坦執行兩次無人飛機計畫,第一架炸死約二十名「基地」人員;第二架則炸錯目標,一個親政府的部落首領住宅被炸毀,全家喪生,包括一個五歲小孩。

目前,歐巴馬政府內外正在激辯是否要在阿富汗增兵,一派是駐防美軍指揮官麥克利斯多公開呼籲增加四萬美軍,另一派則反對增兵亦不贊成撤軍,而主張多用無人飛機,並把美軍的戰略從打擊倡亂分子(如塔里班)改變為對付恐怖分子(如「基地」組織)。這一派的人左右皆有,其中包括副總統拜登和著名保守派專欄作家喬治.威爾。

但是,隨著「掠食者」和「死神」無人飛機的大受重用,亦同時引起越來越多的法律與人權專家的公開質疑和反對。他們認為美國政府(軍方和中情局)使用無人飛機炸死特定目標的行徑,又何異於一般恐怖組織的暗殺行動?而且使用高科技無人飛機執行暗殺目標,如同使用國家暴力一樣,據估計,中情局的無人飛機今年已炸死了三百二十六人至五百三十八人,其中許多是無辜者。七○年代中艾達荷州參議員邱池在參院揭發中情局過去在海外進行暗殺活動的祕聞後,福特總統於一九七六年簽署禁止美國特工在海外行凶的法案。一批法律與人權專家強調不應忽視無人飛機的負面影響,尤其是人民不知道無人飛機在炸什麼,無形中把軍事行動和美國人民分隔起來,而破壞了最重要的政治監督與制衡的體制。

如此看來,無人飛機不僅改變了戰爭的面貌,亦改變了軍事與政治的生態關係。

#基地 #炸死 #執行 #目標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