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用汗水養活家人,但變成癱瘓的我,還是可以用口水幫人!」張永銘在一場車禍意外,頸部以下不能動彈,他一度了無生趣,嘗試咬彩筆作畫,口水濡濕大片衣襟,卻意外地揮灑出彩色一片天,兒子說:「我爸爸是生命的畫家。」

廿二年前張永銘的兒子才剛出生,沒想一場車禍,醒來渾身不聽使喚,當時連想自殺也提不起手,半夜聽到兒子啼哭,常偷偷地流淚到天亮。

但妻子一直安慰,承諾會好好照顧一家人,八年前脊髓損傷協會,邀張永銘參加口足繪畫課程,他感嘆活到四十幾歲,真只剩一張嘴吃飯,於是發奮練習以嘴巴咬筆作畫,但除了咬合肌肉痠痛,唾液也流不停,往往畫不到五分鐘,衣服已溼了一大片。

張永銘的太太曾不捨勸不要畫了,但他不想當廢人,一心一意勤練習,慢慢地竟可以控制不再流口水,畫作也一張張完成,作品還入選全國美展。

張永銘最難忘,一次接對方興奮電話:「我在文化中心看到你的畫,想用十萬塊買下來,可以割愛嗎?」他說,受傷後沒這麼高興過,後來他以那十萬元,幫家人買一組新沙發。從此,張永銘變得陽光,在中彰投就服中心協助下,擔任油畫班指導老師,他希望賣出更多畫,幫彰化脊髓損傷中心籌建「脊新家園」,讓更多脊損朋友活出新生。

#作畫 #口水 #脊損 #張永銘 #揮灑 #兒子 #大片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