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菇正如打獵,最快意的莫過滿載而歸。漫遊間忽見滿地可食野菇,讓人馬上歡天喜地。不久前B在恆斯湖畔草坡上撞見一片紫衣菇,大朵肥厚,菇傘彎曲像荷葉邊……,他曾夢到滿山遍野都是形形色色的漂亮野菇,彷如仙境,是他最快樂的夢,每次回想都神往不已。

還沒入秋,但已有涼意。偶爾幾天陰雨,秋意一下重了起來。之後又轉晴,氣溫再度回升。正是找野菇的好時候。那個週末,我們「遠征」到90幾哩外的山裡去碰碰運氣。

通常我們獵菇地盤就在家附近,幾座公園都走遍了。出遠門度假旅行到了野外也免不了尋菇,走到哪裡尋到哪裡。B是個菇痴,尋菇已成反射,眼光一掃便知。我們耳濡目染,也沾上一點菇氣。去年在新墨西哥的陶斯時,到附近山上去看勞倫斯紀念堂,友箏在一旁松林間發現了大朵野菇,B一看大喜,原來是義大利人極愛的頗契尼菇,趕忙四下搜尋,果然又找到一些,小心割取帶回。我們旅館房間附帶小廚房,隔天B以橄欖油加蒜頭炒了一小碟端來,我放下小說品嚐,果然鮮美。加上後來在聖塔非的一小杯阿茲塔克熱辣巧克力,是那趟旅行的兩大「豪華」。

說遠征,其實不過兩小時車程,還沒出州界。紐澤西東半人口稠密,但西北接鄰賓州邊界是山區。這許多年來我們總往外州跑,左近山區反沒好好看過。這次再訂了一夜旅館,打算探探究竟。

事先我們已在網上讀到頂點公園裡有各色野菇,B因此野心勃勃。尋菇正如打獵,最快意的莫過滿載而歸。漫遊間忽見滿地可食野菇,讓人馬上歡天喜地。不久前B在恆斯湖畔草坡上撞見一片紫衣菇,大朵肥厚,菇傘彎曲像荷葉邊,採了半袋我當晚炒了一盤,卻沒印象裡的好吃。回到家B大哥(他也是個菇人)來電子信說那些不是紫衣菇,而是另一種類似菇種。無疑,B夢想再有那樣豐收。他曾夢到滿山遍野都是形形色色的漂亮野菇,彷如仙境,是他最快樂的夢,每次回想都神往不已。我類似的夢境是美不可言的天光山色,取相機拍攝卻找不到。這種夢我不時便重複,風景絕美,次次不同,相同的是總臨時找不到相機。

才進頂點公園,B的菇眼馬上探照到路旁樹底有寶,急忙停車察看。果然,一株橡樹底怒生一「叢」彷如巨型牡丹,是巨大豔麗的鮭魚色「森林野雞」,頭頂高度的樹幹上還有兩朵小的。只可惜已有識貨人搶先,將最鮮嫩的部份割走了。我們繞樹歎息,野餐完開車到山頂,俯瞰一下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景致,取一山徑開始獵菇。一路確實見到各色野菇,但不是不知品種的棕菇,就是有毒的紅菇。最讓B興奮的是發現一朵沒見過的品種,肥大如手掌的紅棕色菇,切口乳汁直流。我拍照存證,他回家後再小心鑒定。這一趟所見菇類雖多,但沒得採收可食品種,B總有些不甘。

第二天回程取道普林斯頓,先到咖啡館喝杯義大利濃縮咖啡,再散步到校園去尋榆樹蠔菇。不見蠔菇,卻發現了「森林母雞」。在一株橡樹底,花色極似樹幹,樣子就像棕色母雞,是四橐日本人叫maitaki的野菇。B喜滋滋單腿跪下,小心割取。採兩朵,另兩朵留待他日發孢播散──沒必要趕盡殺絕。回家炒來吃,質韌有薰肉香,配義大利麵條。好個野菇週末!

#公園 #野菇 #兩朵 #紫衣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