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A4版)

問:您曾提到台泥要有磐石級的品質和雞尾酒式的服務,其中的意涵是指?

答:大陸在品質、客服上普遍來說做得不是很好,我們希望利用服務業的模式經營傳統製造業,創造一個別人不能複製的全新消費模式。首先品質保證要比同業好3%到5%,就是磐石級的品質;我們也是第一家在工廠內部設立預拌混擬土實驗室的水泥公司,針對不同的客戶,提供最好、最經濟的水泥調配比例,就像調雞尾酒一樣。當客戶有問題來電時,可以直接先在實驗室裡模擬出客戶的解決方案,到了現場就能解決問題,客戶會覺得很窩心。過去在台灣一直是這樣做,重要的地標工程如台北101等都是台泥的客戶。

賣掉和信聚焦台泥

問:水泥跟通訊服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產業,您的的經營心得?如今回頭來看,當初割捨和信的決策是否正確?

答:我覺得每一個行業都很有趣,但各種產業在服務面上都非常重要。我把從前做電信的概念帶入傳統產業,在知識管理上面是非常尖端的,我們的資訊密集需求,甚至高於台灣一些高科技產業。

每一個公司需要知道它在某個階段的機會在哪裡。有一回我獨自到北京中國移動的辦公室找高層,一位高階主管哀聲嘆氣的跟我說:「某加值服務拚了2個多月,才賣200多萬戶!」那句話讓我體會到中國的經濟規模,我在和信拚死拚活不過也才200萬個用戶!就算維持30%高成長,也要8年的時間才有可能跟中華電信相比,而中華電信跟全世界電信業者相比也只是個小業者,在大陸每一個業者至少都有1億客戶。你是寧可在小池塘裡做一個不大不小的魚,還是乾脆到大池塘做條大魚?那時候我就做了這個決定,事實上台泥到大陸發展的第一筆資金就是靠賣掉和信來的,接著就全力聚焦台泥在大陸的發展。當時水泥業相對式微,中國大陸的水泥業市場規模是台灣的150倍,我在水泥業服務了27年,對於父親、家族有很強的使命感,進入大陸用百分之百當地國產設備來節省成本,是外資廠商第一個這樣做的,戰略跟戰術跟同業都不一樣。

從電信引發做電池

問:併購是主要策略嗎?

答:併購不一定能操之在我,過程中是要有很大的決心和魄力。嘉興的整併算是很成功,在4個月內就把系統完全整合成一體,但嘉新本身是台灣產業,體質、制度上跟台泥同質性比較高。大陸的一些中小企業比較不夠透明,相對來說整併會有比較高的風險,我是反對惡意合併,也不願意合併後制度並沒有統合。所以整併是選項之一,但絕對不是我們主要發展的策略。

問:對電動車產業的規畫?

答:當初我搞電信產業的時候了解到,從有線變成無線勢必是未來的生活方式,而電池就是其中關鍵的零組件,開始參與能源科技,那時還沒有想到綠能產業這個部分。能源科技的規模來講,日本跟韓國比我們大太多,於是在研發過程中採用新的材料製作電動工具,避免跟日韓3C產業直接競爭。加上早期在做電動車的系統整合商都需要電池,我們有機會跟很多小電池公司做結合,在加拿大有一個最成熟的二次性鋰電池研發團隊是我們的子公司,所以是電池加上電動工具,還有跟系統整合商的良好關係,所以現在路上的電動車都是用我們的鋰電池。

中美應會走向合作

問:2009年以後全世界經濟的面貌、格局產生很大的改變,您如何看待G2的情勢發展?

答:金融風暴過後,中國成為亞洲經濟的火車頭是無庸置疑的,而歐美先進國家的火車頭就是美國,這兩個國家密切合作、步調一致,是我們樂見其成的。可以發現這次國際金融風暴裡面,越尖端先進的金融體系反而受創越深,中國這次受到國際金融風暴的影響較輕,並不代表他比別人強,不是他們做的比較好,而是對手做了錯誤的判斷,犯了嚴重的錯誤,當其他國家調整作法之後,競爭力還是會回復的。美國方面應該檢討他們的制度和機制、過度的貪婪所造成的問題,認清中國跟美國在競爭過程中間,也需要合作的力量。

問:您認為中美關係未來會走向對抗還是合作?

答:我個人觀察中美應該會走向合作的方向。從中國來講,中華民族雖然歷史上來說有許多的內戰,但從來不是一個侵略性的民族。美國雖然強調保障個人利益,但也不是非常外放、侵略性的民族。從這兩個國家的中心思維來看,合作的成分是比較高的。美國必須要注意的是,不要把自身的民主價值觀套用在全世界。大陸也必須了解,他的角色已經儼然成為世界的穩定力量,而不是一個從製造麻煩中獲取利益的國家。歐巴馬政府跟布希政府的作法已經相當不同,他現在已經不太談一些人權問題來製造爭端,改走務實路線,而大陸領導人也非常務實,可以把意識型態的部分緩和處理,我想這是比較樂觀的。

台企只有3年優勢

問:從政黨輪替一年半以來,您認為台灣在兩岸關係上還需要做哪些事情?您的父親如果在世的話,將會如何評價現在的兩岸關係?

答:我父親如果在世,應該會持正面的態度看待現在的情勢。就台資企業來看,我認為只會維持3到5年的優勢,原因是大陸的企業現在也發展得相當快,台灣的企業必須把握這段時間,做某種程度的調整。對於未來想以大陸為發展主軸的台灣企業來說,台灣的競爭優勢就在於自由、民主、開放。台灣未來的定位如果是以大中華圈做基礎,台灣政府的定位,也應該要跳脫僅以台灣為主的基礎建設,要在大中華圈經濟圈的菁英選項做最優先的方向。

問:您認為大陸方面應如何看待兩岸關係?

答:大陸最近這幾年由於開放交流,他們越來越了解台灣的民主,發現民主的「表演」和民主的「本質」是不一樣的。民主社會裡面互相的體諒跟妥協是必要的,大陸過去總是不太了解為何台灣政府在做決策時,不像大陸一樣政府說了算,但這幾年他們對於台灣的認識也越來越純熟。在政治的判讀上如果能夠透過溝通、互訪,讓互信能夠增強,我覺得是很好的。

#電池 #大陸 #中國 #服務 #水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