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退伍後的就業安置問題,近年來大陸屢次出現退伍復員軍人上訪情事。據傳,來自全大陸十多個省的數百名復員軍官,齊聚前往北京解放軍總政治部門前上訪;雖然總政相關工作人員出面處理,但這批復員軍人一時之間並未散去。

復員軍官是大陸退伍軍人中1993年至1999年期間的特殊產物。這批軍官當年退役時僅領到一筆補償金,但並未安置工作,不少退伍軍官生活陷入困境。2007年山西一批退伍軍人在上訪書中指出,「選擇部隊不僅僅是覺得軍人是神聖而偉大的,更重要的是退伍後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本以為部隊退伍後就能參加工作,為人民服務。當我們滿懷報效社會之心走出部隊後,現實並非如此。」

部分地方設法解決問題

退伍軍人上訪的問題不但已經歷時數年,而且存在於大陸不少地方。位於山西省東南部的長治市潞安礦務局,在接收17年軍齡的退伍軍人後,長達8年沒有安排任何工作。2005年,長治數百退伍軍人因用工企業的擅自裁員下崗等問題,集體上訪,引起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經過當局安排,這些問題後來都得到了妥善解決。

雖然有些地方妥善解決了這種退伍軍人上訪的問題,但是,有些地方卻讓問題越滾越大。2007年年底就傳出江蘇響水縣一名57歲的殘疾退伍軍人王信書因為生活問題上訪,結果被抓進「學習班」的事件。

王信書進了「學習班」後,保安先是「搜走了小靈通(即台灣的PHS手機)、通訊錄、殘疾人證、700元現金,抽走了他身上的腰帶」,帶他進人只有「一張床,一床很薄的被子,鐵門,沒窗戶」的房子。房子的門上有個洞,用來遞飯菜。王信書逃出「學習班」後,開始長達8個多月的流亡。

上訪退伍軍人命運未卜

「學習班」雖然不是監獄,但卻是一個能限制大陸公民言行的地方;因此,一些大陸民眾也將「學習班」稱為「小黑屋」。由於將上訪民眾關到「學習班」有違法疑慮,此一做法已遭到大陸媒體抨擊。

退伍軍人上訪,往往也成為地方當局頭痛的問題。去年北京奧運期間,安徽宿州靈璧縣的相關部門還發布「靈璧縣民政局接待處置復員退伍軍人大規模來縣上訪應急預案」,以「防止因涉軍群體大規模上訪造成的不良後果。」

據傳,此次到北京總政上訪的軍官來自河南、山東、海南、廣東等十多個省份,人數約200至300名,這些退伍上訪軍官還穿上軍裝、戴著軍銜。

#工作 #大陸 #軍人 #地方 #復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