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魯迅和梁思成舊居險些被拆,一時間,名人故居保存的討論火熱,然而,另一方面,許多在世作家的舊居卻已被列為觀光景點。文名尚未蓋棺論定,作家紀念館已然成立,透露出地方政府對於文化旅遊的開發態度,而替在世之人建「紀念館」,也稱得上是中國的「特產」。

日前,為了搶占文化旅遊資源,湖北安陸和四川江油發起一場「李白故里之爭」,想藉著李白的文名吸引觀光客。除此之外,還有紀念諸葛亮出山1800周年、梁祝起源地等爭議,無非就是想奪得文化旅遊遺產的機會。而在世作家也不可免地捲入這些利益之中,在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和陳忠實文學館之後,現年54歲的作家莫言的故居也成為地方政府「開發」的對象。

莫言文學館也揭幕

莫言出生於山東高密的農村,他的故居僅是一座磚瓦殘缺的平房院子,但現在成為高密政府眼中的「香餑餑」,預定將「莫言舊居」打造成山東千里民俗旅遊的景點。高密市近年企圖打造「文化名市」的品牌,因此,去年就初步制定《高密市旅遊產業發展規畫》,預計打造一條文化旅遊線,從鄭公祠開始向四方拓展,莫言舊居也在其中。

莫言在高密有兩處舊居,一處為莫言度過童年時光的地方,另一處在城區,是莫言長成寫作之處,他在那裡完成了《酒國》、《豐乳肥臀》等代表作。

上個月,由前文化部長王蒙題字的莫言文學館也才剛剛揭幕。看到自己以過半百之年,成為家鄉的「招牌景點」,莫言顯得很無奈。認為自己沒什麼成就的莫言,並不贊同蓋紀念館,但他最後接受現實以表達對家鄉的支持。莫言在開幕時,不停以「再努力」、「報答」來表達他的無奈之意。

莫言的無奈不只如此。在更早之前,高密要成立莫言研究會時,深覺惶恐的莫言還寫了一首打油詩:「故鄉成立研究會,誠惶誠恐慚且愧,高懸鞭策自努力,永遠知道我是誰。」這詩的手書原件現在就掛在莫言文學館內。

以「文化產業」形式貢獻家鄉

對於舊居成為景點,很多大作家都是身不由己。他們一方面從故土汲取創作靈感,另一方面必須以「文化產業」的形式貢獻家鄉。除了莫言的高密之外,還有沈從文的鳳凰、魯迅的紹興、賈平凹的商洛、陳忠實的灞橋等等。

如同舊居,作家的個人文學館應該在作家去世後才成立,因為文學館是作家成就的總結。但在世的作家還在創作,尚無法「蓋棺論定」。中國媒體嘲弄說,「給在世作家建個人文學館,很可能是中國的特產」。文學館已開門迎客多年的陳忠實便說,「對我來說,這有點勉為其難。最初有這個動議時我是拒絕過的,因為我自覺太膚淺,受不住這種文學館的壓力。在熱情的說服下我應允了,至今仍然誠惶誠恐。」

去年曾有余秋雨舊居被他的故鄉申報文保單位的傳聞,爭議四起,而後不了了之。因為,根據中國傳統,名人舊居要成為景點,大多要等名人去世之後,身體健康的余秋雨,尚無法「文建」其故居。但余秋雨畢竟已60多歲,而莫言卻僅有54歲。高密在修繕開放「莫言舊居」的態度上異常堅決,這儼然成了當地今年工作的一件大事。《新京報》以「被家鄉旅遊綁架的莫言」來概論這件事,顯見社會對作家同情的態度。

#中國 #家鄉 #旅遊 #文化旅遊 #莫言 #作家 #景點 #故居 #文學館 #舊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