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職棒賭風吹不停,除了賭徒脅迫與利誘之外,司法對黑道歹徒的懲處不重、涉案球員仍可在球界活躍,大環境對涉案人的寬容,讓賭徒、球員肆無忌憚,再怎麼抓也不怕,錢拿了,過幾年還是球界一條好漢,難收制裁之效。

一九九七年鷹、獅球員爆發第一波打假球涉賭,被判刑球員結束緩刑,再度投入台灣棒壇,判刑最重的郭建成今年底即可回到球場,更不用說這些年來涉賭官司未定讞的球員,依舊逍遙球界,有人還要去考教練證,準備「作育英才」。

「黑鷹事件」涉及打放水球的球員,被判七個月至一年十個月,全部得以緩刑,沒有人被關;當時承審法官還列出洪一中、白昆弘等廿七位需要繼續追查的球員、教練,結果拖了多年之後,不起訴結案。

對於黑道賭徒而言,「以暴力、詐術」脅迫球員的李茂發、陳武龍、郭建材等人,判刑最重的只有李茂發二年六個月;賭徒威迫球員打放水球,削暴利,卻是三年不到的刑期,這些人「意圖營利、聚眾賭博」也都被判無罪。

棒球比賽很微妙,有沒有放水看不出來,有沒有問題卻是可以感受到;以白昆弘為例,他沒有被查出涉賭的問題,可是卻在某屆金龍旗青棒賽走出球場被場外不明人士毆打,讓聘用他當球隊教練的校方感到訝異,為何他會被打?

黑鷹事件從一九九七年爆發,直到二○○四年判決定讞,長達八年的觀望期,一旦確定賭徒與球員涉及打假球的刑度,竟是不滿三年,而且還可以緩刑,誰會怕?

二○○五年誠泰隊二軍教練蔡生豐、La new熊投手戴龍水、捕手陳昭穎等人打放水球,直到去年一審宣判戴龍水、陳昭穎一年,蔡生豐、何紀賢等人無罪;二○○七年中信鯨曾漢州、紀俊麟被台南縣議長吳健保與組頭買通打假球,去年也僅求刑六個月。

一連串打假球涉賭的案子,都是微罪、輕判,讓歹徒覬覦職棒龐大利益不須付出重大代價,去年米迪亞暴龍隊與這一波的約談行動,都是這幾年「連環爆」的主因,大家像是飛蛾撲火般,先爭搶操控比賽的利益,等被抓到了再說。

據了解,戴龍水有報名參加教練證的講習,而這波被約談的八名球員,也有王勁力、張宗傑、高俊強與柳裕展等四人報名今年棒協B級教練證的講習,球員當不成,還可以當教練,台灣棒壇對不肖球員寬待如此,不免令人咋舌。

#球界 #判刑 #涉賭 #球員 #打放水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