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時七年的《台灣史料集成》內容包括來自官方的《明清台灣檔案彙編》、《清代台灣關係諭旨檔案彙編》,來自地方政府的《清代台灣方志彙刊》及來自民間的《台灣總督府檔案抄錄契約文書》等四個部分,堪稱台灣史上最浩大史料工程,對研究台灣史相當有幫助。

計畫負責人成大教授吳密察指出,這項工程最困難之處,一是必須能解讀史料,二是要能為這些文字加上標點符號。其中解讀史料便大費周章,大部分奏摺雖由大臣以工整的楷書書寫上呈,但仍有二○%僅由文書人員以草書謄寫,再交由軍機處辦理,辨識相當困難。

經成書、出版、數位化等工作後,未來對台灣史有興趣的學者及一般民眾不但可到圖書館、博物館查閱紙本及電子檔案,甚至能典藏,對台灣史研究是邁進一大步。

有趣的是,從這套大部頭史料中,除了可以看到台灣發展的點滴,也能窺探滿清宮廷高手過招的蛛絲馬跡。

像奏摺中皇帝諭批的口吻,風格大不同,尤以雍正最為辛辣,俚俗不拘,且特別白話。他批閩總覺羅滿保關於台閩鹽務的事情,直寫「你所辦鹽務聲著實不好…可惜朕教導你一番苦心,大丈夫在世幾兩銀子看不透,忍不來,亦可哭之事也。」雍正告訴大臣,他生氣了。

而乾隆以降的皇帝都在爭搶省話一哥,頂多「下部議(叫下面的人去辦)」,或「依議(就這樣辦吧)」,兩、三字解決。慈禧太后垂廉聽政期間,雖沒有她親批奏摺證據,但回覆文件中偶然會出現「遵懿旨」字樣。

#台灣史 #文書 #工程 #雍正 #奏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