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亞洲銀行在因應金融海嘯上是過得比較好的,有可能是因為槓桿比例較低的問題。有時我們要評估資產風險的部分是否適當,但我們發現,相對來說,風險資本的成本並沒有被計算進去,所以是否我們要區別風險資產,或給予低風險的資產較好的待遇。

在亞洲經濟衰退與美國衰退的差異上,涉及兩個問題,一個是我們現在面臨的狀況,一個是法定的架構。比起前幾個月,現在全球的狀況已經好很多,表示金融海嘯後我們採取的措施已有成效的,不過不代表我們現在可以不採取其他措施。此外存保機制也有降低市場風險及道德風險的功能。

在協調與退場的策略上,我們試圖讓保障轉為限額的保障,但這也可能造成資金存到國外的問題,此外這些國家在退場策略的措施是否會造成影響。

消費者保護的不足,與金融機構健全的關係,像是影子銀行與套利等這些問題,是否要有超國家的監理機構去管理,未來是否國際上的監管有更調和的機制,這都是我們接下來要去進行的部份,而我知道現在已經有這樣的作法。

另外,有些金融機構因為太大了不能倒閉,要迫使這樣的機構倒閉時,就要有工具,另外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我們需要一個標準處理的作法,讓我們可以快速採取行動,同時強化市場紀律銀行出問題時的資金來源也是我們重視的,要在銀行出問題後再籌措資金,還是在之前就準備好,銀行有風險為基礎,但光是保險基金是不夠的,因為保險基金無法大到處理資金需求,保險基金並非為了解決系統風險,資金的管道也有限,適當的組合可以降低銀行風險,同時提供誘因降低風險,其保費就可以適度減低。(國際存款保險機構協會秘書長Mr. Don Inscoe)

#資金 #金融機構 #保險基金 #倒閉 #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