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我們記得當時很多資金從亞洲流出,甚至撤出亞洲,這些都是西方的資金。而這次金融海嘯的情形非常不同,這邊有個典範轉移的現象存在。美國把亞洲當做主要貿易夥伴,但美國金融出問題,市場沒有適當運作,造成股市崩跌。亞洲國家現在正在轉換貿易夥伴,從美國轉到以中國為主。

當時日本政府與央行採取的措施是希望降低道德風險,在當時日本政府提供了存款的全額保障,大概花了十年才回到比較正常的市場狀況。政府與央行也推出更嚴格的法規,對商業銀行要求揭露更詳細財報,讓社會大眾可以清楚了解銀行放款的情況、存款狀況與利率政策。這是當時金融機構需要揭露的訊息之一,商業銀行也因此避免道德風險的狀況。

各國存保間的整合,其重點在於保障的額度。特別強調保障範圍,不同國家間對保障範圍要進行整合很困難,但我們也清楚看到,的確需要合作協調,尤其是鄰近國家間。因在會議間我們還沒有討論到怎樣解決這樣的問題。

國際存款保險機構協會(IADI)對存保機制訂有國際核心原則,針對銀行業巴塞爾也訂有國際核心原則。從這次金融危機的經驗,發現讓核心原則在各國被應用,是未來的重要課題,也是艱難的任務,因為每個國家都有其歷史文化,不同國家有不同設計,我們要讓核心原則讓不同國家所使用。(日本存款保險公司副理事長Mr.Mutsuo Hatano)

#狀況 #同國 #貿易夥伴 #美國 #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