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賽登場,雙方排出的陣仗不只是王牌對王牌,這兩張王牌還分別是美聯前兩年賽揚獎得主,更耐人尋味的是兩人在去年仍是交情不錯的隊友。

克里夫李今年以前不要說世界大賽,連季後賽滋味都沒嘗過。沙巴西亞雖早在2001年就投過季後賽,近幾年更是十月賽事常客,但參與世界大賽還是頭一遭。

或許兩位巨投挾著前兩輪餘威,昨役兩人的世界大賽處女秀前7局如預期是標準投手戰。沙胖奪6K、挨4安,雖掉2分但不失優質先發。只是克里夫李更勝一籌,演出幾近完美,7次K掉豪華打線,同樣被敲4安,但單局不曾出現2支,洋基打者僅上過得分位置1次。

沙胖吞敗,帳面上好像被厄特利連續2支陽春彈擊垮,但用球數過多才是最大致命傷,前3局就用58球,7局投畢高達113球當然難以為繼。若他能精簡球數,在2分落後下挺進第8局,也許洋基不會提早繳械。在比數緊咬下,費城人教練團還能好整以暇,讓克里夫李完投全場嗎?

7戰制系列賽失去主場優勢的費城人,基本戰略是前2戰搶1勝,若能在敵人地盤奪先機,對戰局助益甚鉅。想在首戰扳倒地主,但對手是驍勇的沙胖,費城人最佳策略無非是在咬住比分下讓他離場,待其他中繼投手登板便有機可趁。

耐心多一點、棒子黏一些,投手用球數就會增多;用球數一多,便不得不下場休息。費城人執行這項「磨球」戰術最成功的就是擊出雙響炮的厄特利,首局他2好1壞時耐心選到四壞。3局同樣在球數落後下連續擊出3支界外球,與沙胖纏鬥到第9球,最後逮中一顆95哩速球轟出牆外。

厄特利面對沙胖的策略是:放過滑球、緊盯速球,滑球多半是壞球、而好球機率高的速球,擦到球皮就很難被三振。像6局那次打席,2好無壞,沙胖94哩的內角高球無法解決他,球被擊出界外。下一球雖高達96哩,但落點趨中,設定快速球的厄特利自不會錯過,順勢一揮又是1轟。

洋基無力反攻的關鍵在第8局。沙胖離場,休斯一上場就保送2人,後來這2人得分,將比數擴大成4比0。反觀下半局克里夫連續解決3人,分毫未失續留場中。

布朗克斯「轟炸基」3、4棒完全熄火,還被K掉5回。不過與其說是塔謝拉與羅瑞格茲打不好,倒不如說克里夫李投得棒,不僅無四壞、三振更達2位數,若非隊友失誤,還可能完封。

出身南方阿肯色州的這位左投,壓制洋基打者的表現,不禁讓人聯想到南北戰爭與他同宗的南軍領袖李將軍,當年北佬(Yankee)不知在他手下吃了多少苦頭?

好不容易重返世界大賽的洋基首戰落難且輸得難看,不少人歸咎於3、4兩支強棒沒有世界大賽經驗,但兩隊先發投手又何嘗不是?

到底經驗重不重要?1981年效力道奇並在當年世界大賽擊敗洋基的投手羅伊斯(Jerry Reuss)說得好:「如果你認為它(季後賽經驗)是優勢,它就是;如果其他隊伍認為它是,它就是極大的優勢。事實上,它什麼也不是。」

(棒球文字工作者)

#優勢 #速球 #世界大賽 #洋基 #克里夫李 #厄特利 #經驗 #費城人 #球數 #沙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