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九八○年代祕密成立的「劉少康辦公室」曾被視為是超越黨政軍的「太上皇機構」,但是,當年曾參與該機構運作的經濟學者魏萼透露,「劉少康辦公室」雖然是台灣政治的歷史陳跡,但它當年曾是開展對中共溝通對話的重要單位。

魏萼昨天透露,在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國民黨提出「經濟學台灣、政治學台北」號召,受到中共高度關注,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習仲勳即曾透過華裔美籍企業家來台傳遞訊息,邀訪時任國民大會憲政委員會副主任陳建中。

據了解,習仲勳與陳建中都是陝西省新平縣人,早年關係密切。魏萼在接獲訊息後,專程會見陳建中並傳達了習仲勳託人帶話邀請陳訪問大陸的意願,但當時反共立場鮮明的陳建中回絕了習仲勳訴求的相關訊息與邀訪的計畫。

八○年代大陸曾託人傳話

魏萼隨後就直接向「劉少康辦公室」主任、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彙報。王昇說:「這是一件好事」,並指派也是陝西籍的朱文琳少將專責辦理。陳建中後來應習仲勳之邀訪問北京,也會見了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

當年曾以經濟部顧問辦公室召集人身份擔任「基地對敵研究委員會」研究委員的魏萼認為,「劉少康辦公室」是隸屬於國民黨中央,表面上,國民黨祕書長蔣彥士是負責人,但蔣經國政工體系的接班人王昇才是實際的領導人。

魏萼說,當年為因應中共即將呈現的改革開放新局,並調整反共、圍堵政策,因此,在戒嚴體制的特殊環境下成立「劉少康辦公室」,它是國家政策的建議者和執行者,但不是決定者,雖然是神祕的,但其實它並沒有特殊性。

陳建中訪北京曾見楊尚昆

魏萼並形容,「劉少康辦公室」從成立到一九八四年結束,它應可視為「執行蔣經國開放思維的前哨站」,尤其,對於當然仍無法公開處理的兩岸相關問題,該機構確實扮演統籌與整合的作用,蔣經國才是真正最高的決策者。

魏萼說,「劉少康辦公室」曾成立三個研究委員會:基地研究委員會、大陸研究委員會、海外研究委員會。分別由黨政相關單位組成,基地組則有王昭明、許新枝、李模、關中、施啟揚、王章清、陸潤康、廖祖述、魏萼等人。

#機構 #習仲勳 #邀訪 #基地 #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