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不敢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之上也」的曹雪芹,竟在《紅樓夢》中暗藏玄機痛批雍正皇帝?日前,大陸統計學專家安鴻志語出驚人稱,透過數學上的「區間套定理」證明,曹雪芹在書中藏有暗喜雍正歸天的內容,而感嘆諷刺世人的文筆,更是暗罵雍正,為遭到抄家的曹氏先祖出口惡氣。

據《揚子晚報》報導,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安鴻志,日前在河海大學演講時表示,因自己熱愛「紅學」,於是將多年所學應用至《紅樓夢》的研究中;透過數理統計學中的時間序列分析研究,他竟揭開曹雪芹在書中痛罵雍正的玄機密碼。

安鴻志說,卅七回「賈政又點了學差,擇於八月廿日起身」很古怪。按慣例說,曹雪芹只要寫「這日」即可,但如此寫,似乎刻意方便讀者推算下面日期。

他並認為,「從廿一日起詩社、廿三日眾人作《菊花詩》及《螃蟹詠》詩,到廿五日史太君兩宴大觀園,而這一天,病者在東南方得遇花神……大吉。這其中相隔幾萬字,但作者將時間安排得一絲不亂,顯示這些日期在曹雪芹筆下,有些不一樣的意義」。

根據歷史,雍正是在八月廿三日凌晨歸天,而《紅樓夢》書中當日,薛寶釵的《螃蟹詠》在詩會上奪魁,其中「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其對人喪失本性,喪失做人基本準則,腹內沒半點墨水,不是黑心就是排泄物的描寫,似透露曹雪芹藉此絕妙文字對雍正歸天的連呼痛快。

但是否只是巧合?安鴻志推算,曹雪芹故意安排的概率高達九十九‧七二%,巧合僅○‧二八%。因此,縱然曹雪芹對大家的臆測早有防備,言明「不敢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之上也」,但卻無法洗脫他暗喜雍正歸天,洩私憤的嫌疑。

他還指出,秦可卿發喪之時,列入弔唁名單的六公孫子,再加上寧榮二家名諱,暗含十二支,其謎團被譽為「紅樓」中的「哥德巴赫猜想」。安鴻志將子丑寅卯等十二支與八公名字進行排列組合,得到「醜四子,謀龍位,舞淫身,猶豬狗」,亦顯曹雪芹費盡心機痛罵排行老四雍正的玄妙之處。

#日期 #紅樓夢 #安排 #數學 #兒女 #書中 #唐突 #曹雪芹 #雍正 #筆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