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球迷大眾猶沉醉於台灣大賽獅象對決的精采憶往,咸認職棒寒冬業已過境,不意,檢調在廿六日就兵分多路搜索兄弟象、興農牛、La new熊的球員宿舍,並且鎖定包括曹錦輝、張誌家、謝佳賢在內的九名中職現役球員進行約談。廿八日傳訊球員後,包括遭聲押的象隊王勁力、吳保賢二人全數飭回;然而九人之中除蔡宗佑,餘皆改列被告,昨日兄弟隊又新增四名球員被約談,如此詭譎發展恐是山雨欲來的前兆。

曹錦輝、張誌家等人是否與黑道勾結打假球,由於案子已進入司法階段,在此我們不便置喙;然而,這回竟是第五次爆發職棒涉賭打假球醜聞,這樣的「台灣奇蹟」果真印證了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所揭櫫的,「這個世界賴以立足的基本點,是回歸的不存在。因為在這個世界裡,一切都預先被原諒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許了」。更讓人錯愕驚訝的是,曹錦輝是台灣首位揚威大聯盟的投手,「老外」張誌家則是二○○一年世界盃的英雄,是帶領台灣棒球走出黑暗時代的功臣,如今竟雙雙涉入打假球疑雲,怎不令人心痛。

近日的新聞發展已替我們勾勒出一幅清晰的圖譜,亦即黑道組頭透過退役的職棒球員(莊侑霖、黃俊中)和現役球員接觸,過程直接、深入且兩情相願,這不但脫離了黑道早期拿槍逼球員就範的粗糙模式,且其細膩組織化的經營形態,無論規模和影響力都超乎中小企業小本經營的現行職棒事業。當以管理聞名的兄弟隊,竟也不敵黑道的緊迫盯人以致釀成集體放水醜聞時,球員意志薄弱、自制力低固然該檢討,但結構體質已不堪應對黑道的地下經濟實力更是主因。那麼先前曾揚言「若有球員涉案就解散球隊」的兄弟隊高層,經此回的重大打擊後,是該撇開感情因素認真思索下一步。明白地講,由兄弟象主導中華職棒大聯盟的時代是該告一段落了。

三年前當La new熊首次贏得總冠軍後,董事長劉保佑曾語重心長地指出「若有大企業接手,La new熊願意轉讓」,並建議「租稅獎勵」、發行運動彩券;可惜劉董事長意圖援引大企業或者由公權力介入的思維,始終不敵守舊、中小企業經營心態的主流勢力,以迄於今職棒堤防竟致崩解。打假球醜聞究會如何發展,我們無由揣測;然而,中華職棒的未來大概只有兩條路,一是任由所謂的市場決定,也就是球團解散,乃至整個聯盟收攤熄燈;另一條則是,國家公權力積極介入整頓,讓對棒球有熱忱的大企業進駐,藉由體質的汰弱換強用以抵禦黑金的干擾。當然,最怕的是苟延殘喘、猶做困獸鬥,這一年職棒的升溫卻反成黑暗勢力的溫床,即是血淋淋的慘痛教訓。

關於市場決定論,切莫輕率信之。主導職棒的中小企業主,雖無力外拓增長,卻能以危機動員的本事讓支持者群聚取暖,並蔚為可觀的能量,這就讓外界產生錯覺,於是市場反而喪失自我調整的機制;再者,職棒全面崩解非但對不起認真打球的球員、球迷,讓整個台灣棒球失掉歸屬感,同時,做為台灣社會極重要的安全瓣,少了職棒的台灣只會更孤憐、乏自信,更不用談迎納全球化的競爭。所以全面解散中華職棒之議,此刻不應放在檯面上。

公權力不應像今春三月急急於提出短線的振興棒球計畫,而是三路大軍齊發,全面整頓台灣的職棒環境。首先,全面檢討檢調和司法系統的作戰策略,並伺機修法。有心人已看出,檢調的動作是雷聲大雨點小,以致前四次主導打假球的禍首常趁隙脫逃,只剩弱勢的球員任人宰割。還有,司法程序的冗長緩慢、刑度不高,都難以遏止黑暗勢力的滋長。當然,不肖的白道勢力也是打假球事件一再發生的共犯,若不思自清,所謂白道可能較黑道還可惡可鄙!

其次,本報先前一再重申職棒聯盟必須力行兩項急務,一是讓聯盟理事長徹底超然於各球團之上,並擁有實質決策權;另一是主動、善意地扶持職棒球員工會更加茁壯。唯此,內部的防賭機制才可能再造。畢竟,若少了自體免疫系統,如此的組織體終究是孱弱不堪。

最後,在司法肅黑、自體茁壯後,積極獎挹優質大企業入主職棒,那麼台灣職棒才有轉危為安的契機。不過必須強調的是,像兄弟象這種超人氣的凝聚力可不是隨時可以移植的,所以如何讓這種力道有效傳承,未來主其事者可能得更下功夫。

馬政府必須了解,改革之路千絲萬縷;但選擇重整職棒這條路,既合乎庶民所願,亦且是直接挑戰黑金的實戰,庶民皆在看,但看掌權者有無決心了。

#大企業 #聯盟 #職棒 #球員 #黑道 #打假球 #台灣 #棒球 #勢力 #公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