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央行總裁就是那個在雞尾酒會即將陷入狂歡前,把雞尾酒拿走的人。現在,傳出咱們央行擔心房市過熱,有意在政策上做調整;經建會也找學者一起辦了一場名為「薪資下降,房價上升,所得分配惡化因應對策」座談會。但,問題是雞尾酒會開始了嗎?

拿股市、房市看,股市從低檔的四千點左右回到七千點多,上漲七成。房市則有相當大的差異性;平均房價仍未超越前高,但精華區房價則有些已創新高,豪宅的「喊價」則更是迭創新高。因此,資產泡沫化、房市過熱的憂心,似乎言之成理。

但,以整體經濟來看,第三季經濟仍為衰退,失業率仍在六%的高點,影響所及,受雇員工薪資還是負成長,大家越來越窮。即使第四季經濟能轉為正成長,消費零售營業額終於可望走出衰退,但數據體現的是去年第四季的比較基期低。距離繁榮、甚至過熱,還早哩。

其實,這次全球各國,幾乎都面臨這種金融面、資產價值,與經濟基本面嚴重脫鉤的復甦。雖然,正常情況下,股市原本就是經濟基本面的先行指標,會提早半年反映經濟面的變好或轉壞。房市在投資客的加持下,也是反映未來獲利的期望而上漲。不過,過去的復甦,並未出現如此強烈的不「相襯」與對比。

究其原因,一來全球各國採取史無前例的低利政策及量化寬鬆,大家錢多多;二來經過幾次金融市場大波動,篤信「危機入市」者增加,兩個因素交互作用。在景氣仍低迷時,缺乏投資實業面的機會與動機;由歷史經驗看,景氣回升後股房市終究要上漲,所以錢多多者的資金最後都被吸入這兩個地方。

而且,換個角度看,房價上漲,擁有資產者,身價上漲,想買者,可能要花更大代價才買得到,有人獲利有人受損,所以資產價格上漲,絕對不算是壞事。總不成大家認為台北市房價要跌到一坪五萬元才合理吧?那時,大概就是台灣經濟垮台才會有的結果。因此,政府壓制資產價格,並沒有啥道理。

當然,政府防止資產泡沫、股市泡沫,是絕對該做,沒有人會反對。但,真正的重點與問題來了:什麼時候算是泡沫?誰說了算數?台北市房價到每坪五十萬,還是一百萬時是「泡沫」?股市上萬點還是八千點就是算泡沫了?葛林斯潘在道瓊六千點時,說出「非理性繁榮」示警,結果道瓊那波的高點是破萬點。以歷史來看,六千點還算是很有支撐的「基本盤」哩。所以,誰能斷定那個點是泡沫?

其實,這波房市主要熱在某些特殊點,如都會精華區、豪宅上,其它地區普遍的房價仍低於過去。營建貸款與豪宅貸款,占銀行總放款的比重仍不算高。所以,央行要防資產泡沫,沒問題,但也別「反應過度」。因為,依照整體經濟情勢與數據看,這場雞尾酒會根本還沒開始哩!

#泡沫 #過熱 #房市 #雞尾酒會 #股市 #上漲 #資產泡沫 #大家 #房價 #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