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文萬華-李氏家族重要漆器珍藏II」專拍,12月1日又將在香港佳士得隆重登場。聞名國際的香港漆器收藏家李汝寬(Sammy Lee)和李經澤(K.T. Lee)父子,1949年毅然放棄北京的古董事業經營,舉家遷往香港,50年代晚期,為了追求藝術珍品又再度遷往日本,從此奠定了李氏家族在漆器領域的深厚收藏基礎,這從1972年,美國收藏家亞瑟‧沙可樂(Arthur Scacker)收藏部分李氏家族的漆器即可見一斑。

回首2008年李氏家族首次推出的漆器專拍,不僅全場締造9,302.4萬港幣的總成交值,其中一件原屬英國收藏家大衛德爵士珍藏的明永樂〈乾隆御題剔紅雕雙鳳蓮花盞托〉,更以3,314萬港幣的成交價,創下拍賣史上最高價格的漆器成交紀錄。

此次李氏家族再度推出37件元明清時期的漆器珍藏,總預估值超過6,000萬港幣,而且包括一件預估價達2,000萬港幣的元〈黑漆嵌螺鈿群仙宴樂圖八方蓋盒〉與另一件預估價達1,000萬至1,500萬港幣的明洪武〈剔紅遊歸圖倭角方盤〉在內的漆器皆屬難得的精品,預料屆時又將成為各方藏家追逐的明星標的。

漆器自它誕生伊始,即是古代貴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奢華用器,事實上,漆器的製作歷史既可追溯自新石器時代的河姆渡文化,而且它的第一個成熟期也早自戰國秦漢就已令人刮目相看。

那時候的漆器裝飾紋飾璀璨華麗,甚至紋飾背後的圖案內容,也表現出濃濃的社會文化意涵。例如漢代漆器在繼承楚式浪漫風格的表現形式下,其實隱含追求長生不老乃至羽化登仙的神仙思想。

到了唐代,諸如金銀平脫與斲琴髹漆工藝的產生,可謂開啟漆器的文人審美意識,2003年北京嘉德以891萬人民幣拍出的唐代〈大聖遺音伏羲式琴〉,就是最佳的佐證。

此後,進入宋元明清時期,漆器的製作一來有各式作坊的成立,說明漆器蔚然大觀的流行情景,另方面諸如元代張成、楊茂等製漆名家的產生,無疑也提升了漆器在各方面的藝術品味。

長久以來,提到中國藝術品,馬上聯想到的藝術品總是青銅、書畫、陶瓷、玉器之屬,而忽略漆器。如今隨著李氏家族重要漆器珍藏專拍的推波助瀾,相信收藏家對漆器藝術的認識也將更加深入。(本文作者為雅典襍藝術顧問管理公司總經理陳仁毅)

#香港 #萬港幣 #珍藏 #藝術 #漆器 #收藏家 #收藏 #一件 #李氏家族 #專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