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的故事》向我們展示,繪畫與敘事具有治療效果。因為戰亂而逃離家鄉的孩子,透過在旅行箱上作畫,正式面對並紓解了他們與親人離散、在收容國家遭受敵意對待等際遇留下的心理創傷。

相較之下,《手繪人生》的故事則是繪畫療癒作用的甜美和平版本。本書收錄的手繪畫作,出自隨身攜帶小冊子充當通訊錄兼散步隨想的電影導演、喜歡臨摹《變形金剛》和消防隊員的插畫家等等。作者們雖然都具備某些藝術訓練,但收錄的作品都是他們專業工作之外的塗鴉,漫畫、水彩、工筆不一,紀錄乍現的靈光或者眼前的人物美景。

塗鴉是不受專業技術所限的。花蓮有一群阿嬤,在農村老人繪畫班老師的鼓舞下開始塗畫人生。她們完全沒有受過繪畫訓練,面對白紙會發呆會發抖,老師鼓勵她們別想太多,「拿起筆來畫了就是」。於是阿嬤們開始認真作畫,不為流傳後世不為搏得聲名,只為了休閒好玩、打發時間。一位阿嬤畫出曾經辛苦流淚流汗的過去和生活點滴後,心裡覺得舒坦甚至感到一絲甜蜜。另一位阿嬤則說,「畫畫就像家人陪伴我,讓我不再孤單。」

《手繪人生》的作者們也一樣,他們以畫筆代替相機,速寫不同生活片段,留下甜美感傷或自由的記憶。從累積成冊的塗鴉與註記中,也看清自己生命的軌跡。

除了分享手繪日記的療癒作用,書中也提供作者們的手繪經驗談及塗鴉工具介紹,使得全書更具實用及參考價值。

#訓練 #塗鴉 #手繪 #繪畫 #會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