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賽連輸3場,費城已退無可退,昨役若再落敗,就只能難堪地看著客隊洋基在自家主場狂歡。或許是「費城人之聲」卡拉斯(Harry Kalas)在天之靈庇佑,這位今年季初猝逝在廣播室,效力費城人近40年的播音員,應該不忍見到滿場的觀眾失望離去。(費城球員本季胸前綴著HK字樣繡章,向他致意。)

費城此役由「李將軍」掛帥主投,希望他能像首戰那般神勇,力挽狂瀾。克里夫李昨日前7局果然不負眾望,只被擊出4安掉2分,而且隊友打擊也非常捧場,攻入8分。6分差距似乎勝券在握,但費城在八上讓球數破百的克里夫李繼續登板。

此次投手調度,差點弄巧成拙,因為克里夫李一人都沒解決就連續挨了3安,其中兩支是長打,這3人最後都回壘得分,雙方比數縮小到3分。九上無人出局一三壘有人,要不是吉特擊出雙殺打,費城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克里夫李續航力無庸置疑,但細察他過往的數據也並非牢不可破。也許教練團認為,既然他兩戰16局都能有效壓制洋基,何不再試?反正他也不可能再度上陣,「投」盡其用,不但可節省牛棚戰力,而且後援投手也未必投得比他好。

費城得以絕處逢生,最大的功臣是三棒厄特利,上壘率百分百,2轟3安4打點。2000年費城選秀狀元(首輪15順位)的厄特利,今年世界大賽已夯出5發紅不讓,追平洋基瑞基傑克森在1977創下的紀錄。前天費城輸球後瀕臨淘汰,這位強棒不但不氣餒,反以平常心說道:「我不認為情勢對我們有多不利。」「我們把每一場球都當成最後一仗在打,無論戰況如何都不會改變。」

例行賽勝敗乃兵家常事,季後賽則場場兵家必爭,厄特利認知不但正確,更能身體力行。有「十月先生」雅號的瑞基傑克森也說過:「世界大賽不同尋常,所以打法也要不同。你的精神要頑強…你得伺機而起…該出手時便出手,你必須擁有殺手般的本能才當得了世界大賽的英雄。」

4戰「聽牌」的洋基,全場都沒「胡牌」的機會。柏奈特投一休三,三局不到就被打爆。洋基在本屆世界大賽「投一休三」的輪值方式,目前戰績一勝一敗,但值得留意的是兩名「休三」先發均未拿下勝投。洋基此戰失利的主因是柏奈特崩盤,打擊群的表現並不賴,尤其是戴蒙與A-Rod屢屢建功。回到紐約主場後,他倆的棒子若持續發燙,再搭配吉特、松井及波沙達三人穩定的打率,洋基將會擁有恐怖的「殺手打線」(Murderers’ Row)。

昨役費城主場「自由鐘」四度發聲,前三次是為厄特利與伊班涅茲的3支全壘打而敲,最後則是洋基塔謝拉遭三振,比賽結束響起勝利鐘聲。伴隨著高空施放的煙火,左外野大螢幕出現卡拉斯昔日身影,畫面裡他帶動唱著招牌歌—法蘭克辛納屈的《厚望》(High Hopes),全場不捨離去的球迷開口與他合唱,此情此景令人動容,費城真不愧是名副其實的「友愛之城」。

(棒球文字工作者)

#費城 #主場 #世界大賽 #洋基 #吉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