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王文興一九七三年出版的代表作《家變》以深具實驗開創性的文字,震撼華文文壇,曾獲選《亞洲週刊》「廿世紀中文百強」,他也剛獲頒今年的國家文藝獎。而一向以「慢寫、精讀」聞名文壇與學界的王文興,又是如何慢讀自己的舊作?

在《家變》出版近四十年後,王文興推出創作自剖的《家變六講》一書。四日晚間新書發表會暨獲獎祝賀會中,王文興如同他對文學一般地單純、專注,一身簡單齊整的襯衫西裝,謙沖平和,充滿紳士風範。

十二萬字的《家變》他寫了七年

全書十二萬字的《家變》王文興寫了七個年頭,一天只寫幾十個字;任教台大外文系時,他也在小說課堂上帶領學生慢讀,一堂課只講幾行字,堪稱奇絕。

二○○七年五月,中央大學邀請王文興以每周一堂、一堂兩小時的時間,連續六周帶領「《家變》逐頁六講」研讀班。王文興帶著學生從小說第一句話「一個多風的下午,一位滿面愁容的老人將一扇籬門輕輕掩上後…」開始,逐字逐句細緻講解。每朗讀一段,解析一段,從結構安排、場景鋪陳到人物、文字等細節皆不放過,不只吸引了學生,更吸引康來新、梅家玲、呂正惠眾多學者聆聽。課程內容最後再由東南技術學院講師洪珊慧逐字打稿,出版為《家變六講》。

十二小時的研讀班 只講解十頁

只是,十二小時的研讀班,也只講解到《家變》第十頁,連全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王文興笑稱,若要講完恐怕要兩百堂課,「不知我要活多少歲!」

他說,自己以評論者與創作者的「雙重角色」,從回憶的角度回顧當初為什麼要這樣寫。然而,這不是記憶力驚人,「我完全不會忘記,因為每一個句子都是我想追求的效果的展現,只要看到文字,就能找到當初我構思的源頭。」他也透露近年曾試著坐下來修改《家變》,但往往一句話花上一、兩個小時,改的結果還是一樣,「這不代表原本就很理想,只能說當時已盡其所能,當年的瓶頸,現在還是無法突破。」

七十歲大壽 看到蛋糕莫大驚喜

學者柯慶明推崇,王文興雖然出身外文系,卻對台灣中文學界進行了一場寧靜革命,「讓考證的時代結束了,開啟文學批評與解讀的時代。」

台大圖書館館長陳雪華表示,館內已將王文興一千九百頁的手稿、書信作數位化,並計畫出版《家變》與《背海的人》手槁、相關論文集、影音資料等。

昨天也正好是王文興七十歲大壽,夫人陳竺筠與出版社悄悄推出蛋糕,給他驚喜,全場齊唱生日快樂歌。王文興幽默地說:「剛剛來還沒吃晚餐,等這個蛋糕很久了!」並感謝夫人長年的陪伴,笑稱「她應該受夠了。」陳竺筠則透露:「當年我遇到王文興,最受吸引的就是他的聲音!」

#出版 #家變 #文字 #吸引 #一堂 #學生 #蛋糕 #講解 #王文興 #研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