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忠指控吳敦義與「更生人」江欽良赴峇里島、喬砂石利益分配及正、副議長人選一事,今日中午就是吳揆揚言提告的截止期限。到目前為止,指控的一方尚未提出證據,只見吳敦義好整以暇、貓捉老鼠般的說,「看他們能不能捏造得出來」。

表面上看來,這是負面選舉的問題,一般而言,負面選舉策略相當有效,但後座力也很強,如果指控的一方拿不出證據,反而會受傷。但是過去的歷次選舉,民進黨對國民黨進行負面攻擊,即使拿不出明確證據,也可屢試不爽。

畢竟,國民黨執政時間久,又因此和地方派系牽扯不清,民進黨以前要從弱勢翻身,負面選舉當然是最好的利器;二千年陳水扁當選的臨門一腳,就是羅福助為連戰站台,國民黨因此被痛批為「向下沉淪」。

不過,過去的民進黨可以模糊的指控,但現在卻被要求要提出具體的證據,因為,經過民進黨八年執政後,民眾發現,如果有助於選舉,民進黨高層或基層也不排斥和地方角頭往來,扁甚至可親自拜訪這些地方角頭。既然兩黨都差不多,要指控別人,就必須提出更強的證據。

這一方面是好事,代表我們的民主更世故、成熟,不會輕易被言語所惑;但另一方面也很悲哀,因為天下烏鴉一般黑,選民對政治只能犬儒以對。

#一方 #拿不出 #犬儒 #吳敦義 #地方角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