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國,最稀缺的是具有公民意識和公民實踐的公民。韓寒和郭敬明,都是80後中具廣泛影響的作家。郭經法院認定剽竊莊羽的小說《圈裡圈外》,郭拒絕道歉,所以,王朔說郭是小偷,主要針對他拒絕道歉的行為。

韓寒對郭敬明的批評是針對價值觀,他指出郭的價值觀是最純粹的物質,沒有理想和精神的層面,郭談到物質,似乎無需付出個人努力。韓郭在價值觀上的分歧,可視為公民和「小偷」的區別:公民同時擁有精神和物質的需求,滿足需求的方式是個人努力;「小偷」則是物質需求至上,期待物質是先天擁有的。

經過幾十年的反思,我們逐漸意識到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價值觀的權利,但這又導致另外一個結果:陷入相對主義,拒絕在不同價值觀間做出評判。韓寒拒絕這種相對主義的思維,明確表示價值觀有貴賤之分。確實,多元主義,不等於相對主義。

韓寒是一隻生猛的草泥馬,與其他草泥馬一起維護個人的權利;郭敬明則是醬油男,除了個人的利益外,事不關己。做草泥馬,還是做醬油男,是個人的選擇,但不能因此否認,草泥馬比醬油男更值得讚美。

公民韓寒和「小偷」郭敬明,草泥馬和醬油男,代表兩種「高下立判」的價值觀。如果拒絕承認這種「貴賤之分」,只能說明我們也成了醬油男。

#郭敬明 #醬油 #小偷 #主義 #韓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