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接受訪問時說,當時她卅五歲,是東德物理學者,她知道好像會出大事,也看到電視上播出邊界要開放的訊息,但她周四都要泡三溫暖,「剛好那天是周四」,就照平日作息到常去的三溫暖。

隨後她和朋友去酒吧喝啤酒,出來時,被湧向西柏林的人潮淹沒而被帶到西柏林。她碰到歡欣鼓舞的西柏林人,梅克爾與他們暢飲啤酒。

梅克爾說,她不認為當時自己是個反共產政權的行動分子,不過「自孩提時,我就對整個制度抱持批判眼光」。

梅克爾回憶初嘗義大利帕瑪森乳酪的好滋味,以及東德人著迷於熱帶水果的樣子,但更提到當時西德人對東德人那種倨傲的態度,「有位西德政客席利竟然嘲笑東德人是過來找香蕉吃的,到現在西方世界這種倨傲還在」。

許多德國人很欣賞梅克爾平實低調的風格,但這是她成長於獨裁政權,在四處有眼監視的環境下的生存之道,「我們會收到寄自西方的禮物,但東德只生產五款手套,如果你的手套與眾不同,人家就知道那是從何而來,被作記號就糟糕了」。

#西德 #手套 #三溫暖 #東德 #西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