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讀了丹布朗的新書《失落的符號》,有點感想:任何作家想要複製先前成名之作,並能推陳出新、不落俗套,可是難上加難,因為「太陽底下少有新鮮事」。《失落的符號》與前本《達文西密碼》相距已有六年之久,可惜慢工並沒出細活,讓人失望。

有人分析丹布朗先前小說,列出好幾條公式,像是:男主角博學多聞、女主角學有專精,一開場都有人死、且死者與女主角有關,全書故事在廿四小時內發生,以及書中有許多冷門知識等,這些《失落的符號》一樣也不缺。但問題出在該書雷聲大雨點小,讀者在翻了五百來頁、被吊足胃口後,最後卻發現只是空話一句,不因此氣得摔書大罵,只怕也難。

我無意在此剝奪國內讀者的閱讀樂趣,只想談談該書提到一些與科學有關的冷門知識:思維(內知)科學(noetic science)、感覺剝奪艙(sensory deprivation chamber)及液體呼吸(liquid breathing)等題目。

我想之前聽過「思維科學」的人只怕不多,我也一樣。但稍作查詢,就會發現那其實是笛卡兒「心物二元論」的現代版,主張「人的心靈思維與肉體獨立,並擁有莫大潛力」。丹布朗書中稱之為「古老的祕密」,但被現代人所遺忘。

其實類似的說法,幾乎可在所有宗教、神祕主義及形而上學中見及,根本不是什麼祕密;只不過現代神經科學的研究,早已駁斥了「心智可脫離大腦而存在」的說法,因此思維科學不是真正的科學,殆無疑義。

該書女主角號稱是思維科學專家,自云得出足以震撼科學界的發現,但書中也只舉出「給靈魂秤重」這一項已有百年歷史的「實驗」,以及以念力改變分子結構、祈禱治病等特異功能宣稱;只不過這些實驗及宣稱不是已遭證明為偽,就是無法重複,只能當作假語村言。再者女主角的研究內容與該書情節發展並無直接相關,可說是丹布朗為增加篇幅而賣弄的噱頭,徒然讓喜歡他之前作品的一批知性讀者失望,可謂得不償失。

該書有一段新瓶裝舊酒的情節,倒是別出心裁:書中惡人將患有幽閉恐懼症的男主角蘭登關入類似棺材的密閉艙內,並將溫水緩慢注滿艙內,給蘭登帶來密閉及死亡的雙重恐懼,以激發潛能,在短時間內解開密碼。

該密閉艙裝置,是一九五○年代一位李立(John Lilly)醫生的發明,目的在去除外界的感官刺激,好讓人出現「身心分離」的幻覺。電影《夜魔俠》(Daredevil)裡的盲眼英雄,夜裡就睡在這樣的艙裡;知名物理學家費曼在《別鬧了,費曼先生》一書裡也忠實記錄了他的進艙經驗。

小說裡惡人以特殊的全氟碳液體取代鹽水並淹滿密閉艙,讓蘭登(包括讀者)以為他即將溺斃。實情是全氟碳分子可攜氧,吸入肺裡不會造成缺氧窒息(實際應用仍有困難);二十年前的電影《無底洞》(Abyss)裡就使用過這種液體。丹布朗結合了密閉艙與全氟碳液體,以製造懸疑,為此該給他點掌聲。

(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失落的符號 #全氟 #女主角 #思維 #液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