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涉外事務就像三項測試,正在考驗民進黨的「反對專業」。

因為兩岸都是WTO會員國,所以兩岸相互開放金融市場,乃是會員國的義務,也是不得不然之事,MOU也非簽不可;因此民進黨若反對簽署MOU,或者認為簽署MOU就是馬政府賣台,如同引清兵入關,那是外行人亂扣帽子。

而且,民進黨批評MOU以「台灣方面/大陸方面」的名義簽署是矮化台灣,出賣台灣主權,也是為反對而反對,毫無反對專業可言。

台灣目前參與涉外事務的名義,不外三種模式:奧會模式、WTO模式與兩會模式,這次MOU的簽署能在「中華台北」、「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以及「海基會」之外,另創「台灣方面○○○」的第四種模式,比前三種模式更符合了「主權/對等/尊嚴」的原則,也超越了兩會的民間層級,升級到半官方位階,任何人都應該給予肯定;民進黨如果仍要指責政府未能以「行政院/中國」的名義簽署,那不僅是雞蛋裡挑骨頭,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美牛談判也是一樣:因為台美都是WTO會員國,所以談判美牛開放,也是會員國不得不談的義務,民進黨如果反對美牛談判或開放,也是故意無視於台灣的國際義務。

民進黨如果真有反對專業,就該反對馬政府的少數寡頭決策模式,反對開放項目不能比照南韓等國標準,反對議定書的法律效力高於國內法,甚至更能以專業,例如在國會促成修法或立法,來匡正規範美牛談判犯下的錯誤。

但民進黨卻刻意忽視台灣的國際義務,祇一昧製造馬政府罔顧人命的假象,更等而下之的是,民進黨有人惡意散播馬政府開放美牛,其實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馬英九想以牛肉交換綠卡。

「牛肉換綠卡」出自謝長廷之口,他最近不論是從南到北替候選人助講,或是參加反毒牛大遊行,甚至在他的廣播節目與網站上,都大肆宣揚他這項「驚人大發現」;馬英九不但被他取了個「綠卡馬」的綽號,也被他罵成是「美國買辦」。

謝長廷跟馬英九競選總統時,就一直追打綠卡議題,但打到最後卻輸了兩百多萬票;這次他又把牛肉跟綠卡無端牽拖在一起,可見他滿腦子除綠卡無他,上次綠卡沒打垮馬英九,但這次卻非拿綠卡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不可。

但「牛肉換綠卡」符合反對專業嗎?更何況謝長廷不是一再指控馬英九至今仍未放棄綠卡?既未放棄,又何來交換?難道馬英九不開放美牛,山姆大叔就會一怒之下取消他們父女的綠卡作為報復?選過總統的人竟然可以編製出這種天方夜譚式的反對理由,誰會相信?

另外,民進黨該如何看待歐巴馬與胡錦濤的聯合聲明?難道聯合聲明中未提台灣關係法,就是「美國對台立場倒退」?因此「馬政府必須負起責任」?稍微瞭解美中台三十多年三邊關係的人,都知道不能如此解讀。

聯合聲明不是片面聲明,美國與中國曾經多次在口頭或書面的片面聲明中,分別表示過信守或反對台灣關係法,但在歷次聯合聲明中,卻從未以台灣關係法作為內容的一部分;民進黨以聲明未提台灣關係法而究責於馬政府,顯然祇是膝反射的反對。

民進黨該反對的是馬英九「目前美中台三角關係是六十年最好時刻」的說法,為什麼?因為馬政府又犯了「自我感覺良好」的毛病,祇陶醉在「六十年最好」的三邊關係表相中,卻忽略了也是「六十年最好」的中美雙邊關係,正逐步在改變美中台三角形的構圖比例。

民進黨也應該質疑馬政府,事前是否得知聯合聲明中會有「雙方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根本原則」、「雙方均不支持任何勢力破壞這一原則的任何行動」,以及期待兩岸政治對話這樣的內容?更該監督馬政府事後應要求美方解釋,若馬政府仍一無作為,民進黨再撻伐究責,才是反對黨應為該為之事。

三件涉外事務都是考驗民進黨「反對專業」的試金石,通不過這三項測試,未來更複雜的涉外事務,例如ECFA與兩岸政治談判,民進黨又將何以擔當反對黨的重責大任?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聲明 #專業 #馬英 #綠卡 #模式 #馬政府 #台灣 #民進黨 #反對 #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