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的台灣美術史不可避免地身受外在政治環境影響,從東洋膠彩花鳥、大陸文人水墨到台灣本土鄉情,反映了台灣在各個年代被不同文化意識宰制、最終回到自主意識的過程。

東洋膠彩階段(約1895-1945)

在日本統治50年之後,台灣逐漸擺脫閩南、江浙一代文人水墨畫的走向,而經由日本近現代歐化的美術運動,接觸了西洋畫,包括陳澄波、洪瑞麟等年輕畫家,都逐漸展露頭角。另一方面,郭雪湖、李梅樹等也以日本傳統膠彩素材的「東洋畫」而知名。

大陸水墨階段(1950年代)

1949年之後,國民黨政權遷台,「渡海三家」黃君璧、張大千、傅心畬等大陸水墨畫家,逐漸成為全省美展(簡稱省展)的評審,黃更成為台師大美術系系主任。因此,50年代圍繞著「省展」、「國畫」走向的辯論,以及「東洋畫」和「水墨畫」哪個才代表美術正統的衝突,其實正是當時政治氛圍的延續。

歐美前衛階段(1960年代)

50年代中後期,不滿傳統水墨畫宰制畫壇的青年畫家,紛紛出走到歐美國家「世界畫壇」如紐約、巴黎取經,學習西方現代主義與抽象繪畫,以示對抗,且這批畫家不只是短期進修,而是以定居國外為目的。人才的大量流失,也讓台灣美術界走過空白10年。

本土認同階段(1970年代)

60年代西化狂潮後,台灣藝術界紛紛感受到與自鄉土、自我精神以及情感的疏離,70年代適逢文學界引爆現代主義批判浪潮、鄉土文學興起,重新回歸「本土」的反思已經萌芽。

美術評論家蔣勳曾指出,1966年畫家席德進選擇歸國,有雙重代表性:第一,他是外省(四川)移民台灣;第二,他經歷了西方現代主義洗禮。席德進的選擇同時也是當時許多美術青年的選擇,影響了整個70年的的本土化運動,台灣民俗、廟宇、崩潰中的鄉村風貌,逐漸成為畫家筆下題材。

傳統水墨畫也跟著蛻變。1977年台灣東北海域發生油輪汙染事件,畫家黃銘昌等人選擇以水墨畫表現,突破了長久以來中國水墨畫「不食人間煙火」窠臼。自此後,「自由」成為台灣從事藝術創作的最大優勢,畫家們不再介意混搭膠彩、水墨素材,重點是反映主體性。

#膠彩 #主義 #東洋 #水墨畫 #階段 #選擇 #美術 #畫家 #台灣 #水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