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旺旺集團今年4月28日回台掛牌之後,另一知名台商康師傅控股公司也將返台發行TDR(台灣存託憑證),預計12月17日掛牌上市。這一連串「鮭魚返鄉」的籌資行為,不但有利活絡台灣經濟,亦可讓本地民眾參與、分享知名台商的經營成果,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但是打造健康的投資環境,並非一蹴可及,某些疑慮仍有待釐清。

舉例而言,目前市場傳出康師傅的TDR,每股溢價高達19%,部份法人質疑它「太貴了」,呼籲股市投資人要小心。TDR定價的高低本來應該是市場決定的結果,賣者想拉高售價,買方如果不領情,高價根本無法支撐。尤其現在台灣的投資人直接向香港買股票並沒什麼交易障礙,台商TDR的價格短期間容或偏高,但長期來看應不至被炒高。因為資訊流通與市場機制,會讓兩地的報酬逐漸趨同。

不過,康師傅以高溢價策略發行台灣TDR,而康師傅目前在港股的股價又正處於歷史新高,台灣投資人相對風險增高,以目前台灣投資市場的「TDR熱」現象,萬一投資人不注意康師傅的高溢價策略而持續追高,投資風險可能非常高。

康師傅控股公司董事長魏應州表示,TDR募集的資金將用於投資台北101大樓及增資味全食品與新投資事業,完全未作公益回饋承諾,對照4月掛牌的中國旺旺公益捐獻10億元,康師傅或可有更積極作為。

其實,我們最關心的不是台商TDR價格的高低,而是台商鮭魚返鄉後的企業社會責任表現及台灣是否以健康的心態對待兩岸的經貿金融往來。正如大陸配偶的國民待遇,遠不如東南亞外籍新娘;大陸頂尖大學的學歷,比不上外國不知名學校的文憑。這些偏執都傷害台灣的競爭力與向心力,實不足取。

當年日月光集團的福雷電,其美國原股回台掛TDR時,大家都肯定支持。現在大陸台商發行TDR,籌資行為如出一轍,我們實不應另眼相待。旺旺也好、頂新也罷,如果他們去韓國掛牌,必然大受當地投資大眾歡迎。批評者把台商發行TDR說成「拿股票換鈔票」,實屬過當。反過來說,民眾購買跨國公司金融資產時,不論賺賠,卻沒人以對待大陸台商的口吻質疑這些公司。這種不對稱、不平衡,實該檢討。

尤有甚者,早年台灣缺乏資金,近年來早成為資金出口國。目前國內游資氾濫,不但各行庫有錢沒處用,還有賴中央銀行吸收上兆的定存單。台商發行TDR,乃是為台灣的剩餘資金找出路,當然值得鼓勵。

再說,台商回台掛牌,更能增加信託保管行及承銷商的手續費收入。台灣民眾分配股息之後,又得向台灣政府繳交所得稅。台商掛牌的費用亦是政府舉手可得的收入。以往台商去新加坡、香港掛牌,上述的好處,都歸新、港所有。台商回台掛牌,正是肥水不落外人田。

最後,無論是返鄉台商或是跨國企業在台灣發行TDR,都應該強化公司治理、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並積極從事社會公益活動。相信頂新集團會不落人後,以具體行動,讓民眾感受他們衣錦還鄉,回饋台灣的誠意。

#台商 #大陸台商 #康師傅 #資金 #掛牌 #知名 #發行TDR #TDR #台灣 #籌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