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翠溶擔任中研院副院長已第七年,昨天首度站上立院備詢台就落淚下台宣布不想幹了。其實,劉翠溶委屈的不光是身體不好,對於代理院長處理一個沒有爭議的廢止案,卻意外受炮火攻擊,此刻的劉翠溶恐怕一輩子想都沒想過,國會質詢文化是多麼折騰人。

立院委員會審理法案,立委質詢議題天南地北、什麼都能扯、什麼都能問,已是常態,昨日委員會審議廢止「中研院評議會條例」,唯一的爭議就是為什麼法案躺了二十年沒處理?做了七年副院長的劉翠溶也說不上來,因為廿年前她只是單純的學者;至於六年前行政院送廢止案到立法院,第五屆立委竟未能完成審議,老實溫厚的劉翠溶也講不出「立法懈怠」。

立委追問中研院為什麼沒有研究美國牛肉對台灣人的影響,若是在審查中研院預算,這議題合情合理。但備詢的人既非院長、也不是生物科學專家,「會帶回建議」算是恰當回應。只是,立委們對官員頤指氣使慣了,劉翠溶話回得太簡單,反被認為不尊重,雙方火氣也就越鬧越大。

相較之下,首次備詢的外交部次長沈呂巡答詢引經據典,還夾雜專業英語,立委被他的氣勢壓過去,只能恨得牙癢癢。

國會質詢,關鍵在把道理說清楚,只要官員答詢言之有物,不逃避問題,態度是卑或亢,又豈是重點?可惜的是,我們的國會議員總是囂張跋扈,只求氣勢壓過人,渾然不知,監督不等於罵人,能真正問出重點、找到問題,才能贏得尊敬。

怕的是,立委們自己心虛沒料,最後吵成一團也就可想而知了。

#備詢 #立委 #罵人 #答詢 #官員 #氣勢 #立委們 #質詢 #劉翠溶 #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