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調查台南地檢署偵辦三一九槍擊案的調查報告日前出爐,認定檢方辦案欠缺直接證物;判定陳義雄是唯一凶手明顯不當;全案還有四項重大疑點,偵辦過程顯有疏失。監察院決議通過調查報告,送法務部轉最高檢察署,期待特偵組重啟調查,並詳為調查。

三一九槍擊事件發生迄今,不僅情節詭異,真相也一直不明。當年檢方認定已死的陳義雄為凶手,草草結案,輿論已經普遍質疑。前後兩屆真調會均曾提出調查報告,列舉許多疑點;槍擊案件主要被害人前副總統呂秀蓮根據自己的調查研究曾經出版了《透視三一九》一書,要求重啟調查。現在監察院由吳豐山委員主持完成的調查報告也傳出了相同的結論,就是事件真相未明,檢方必須再為偵查。檢察總長不久前在立法院亦已透露最高檢察署特偵組現在從新的事證入手重為調查。監察院只公布調查報告,未動用彈劾權,未動用糾正權,追究當年辦案檢方人員的疏失責任,只是要求本案再發現真相伸張正義,特偵組就有責任代為將功補過。我們想在此提出三點做為特偵組辦案的提醒。

第一,特偵組重啟調查,必須確立調查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找出真凶,發現真凶為何犯案,如何犯案的真相。前次的偵查結論是真凶只有一個,就是陳義雄,因為不滿扁政而犯案,犯案方法是一槍兩彈。此等結論均遭兩屆真調會調查報告、呂秀蓮的《透視三一九》及監察院調查報告所提出的反駁與質疑,顯示其難以成立。因而特偵組的調查工作,應該要回到原點,重新來過,重問誰是凶手?參與者究竟有些什麼人,不能再拘泥於業已遭到質疑而推翻的結論,抱殘守缺,自欺欺人地以陳義雄死無對證搪塞其事。

第二,特偵組重啟調查,必須秉持專業而中立的態度辦案,不能有預設立場,也不能排除各種可能性。例如不能預設凶手只有一人,不能預設一槍兩彈或是兩槍兩彈,不能預設南檢的偵查結論並無錯誤,也不能預設此中全無任何政治操作斧鑿的陰謀,更不能預設陳義雄就是犯案凶手。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已然指出,檢方前次的偵查認定陳義雄為凶手,從第一槍射向呂秀蓮而非陳水扁,到其屍體的狀態與死亡時間,都與檢方做出的結論難以吻合。檢方前次以陳義雄已死而結案,卻擅以不足以證明犯罪的證據,結論式地指控陳義雄為僅有的犯案凶手,不但違背檢方辦案的常軌,也對陳義雄的名譽,還有其家人的權利,造成嚴重的傷害。特偵組絕對不能懷著包庇護短的心態續辦此案,而應該坦率地承認原來的偵查犯下嚴重的錯誤,才有拋開既有包袱,重啟爐灶,發現完整真相的可能。

第三,特偵組重啟調查,必須將外界業已提出的重大疑點,列入考慮,也自我要求都能提出合理的回答與說明,容我們坦率直言,過去兩年有餘的表現,陳聰明檢察總長指揮領導的特偵組,公信力有限,能力印象也屬不足。原有檢方的偵查結論,判定陳義雄是唯一的凶手,欠缺直接證物,連陳義雄是凶手,也不具有說服力,既無現場目擊證人,也無合理的犯案動機,莫說是超越合理懷疑的證據並不存在,認定陳義雄是凶手的證據恐怕比起陳義雄不是凶手而有其他可能的情況證據,還來得不足。特偵組尋找新的事證,不必只以必須再度認定陳義雄是凶手為方向,也該有承認陳義雄並不足以認定為本案凶手的思想準備。涉案當時的現場重建雖有困難,但是案發當日當事人及一干隨扈人等的行蹤行程與遊行車隊出發前的布置與聯絡實情,都有必要予以還原,才能真正拼出接近事實真相,找到真凶是誰與犯案原委為何的答案。

三一九槍擊案真凶的發現,關係到陳義雄及其家屬的基本人權與社會正義的實現,也關係到台灣公權力體系,上至總統及其所屬,包括維安人員,下至檢警辦案人員的品格與信用,在台灣人民心中的評價與定位,監察院的調查報告要求知道真相,特偵組必須排除萬難,找出真相!

#陳義雄 #犯案 #調查 #特偵組 #監察院 #檢方 #凶手 #結論 #真相 #調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