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20日在2009全球CEO年會上表示,存款利率過低會減少金融機構向實體經濟進行服務的壓力,並導致銀行選擇發展其他非信貸業務。周小川的表態,加強市場認為存款利率或許不會進一步下調的預期。

周小川指出,在此次金融危機最開始的時候發現有一些金融機構囤積現金,儘管主要原因是解決去槓桿化的問題,即使現金的成本很高,但有很多金融機構存在囤積現金的現象。然而,在宏觀調控當局向金融市場投入了大量的流動性之後,還存在囤積現金的現象。

負債方的利率太低

周小川認為,造成這種現象的一個原因是就是負債方的利率太低,囤積也不會占用太多資源,不放出去壓力也不大。「現在中國存款利率已經降到2.25%,再降下去究竟對金融體系是好還是不好?」周小川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不過,他也認為,當前定期存款一年期2.25%的利率水平還是給金融機構帶來一定的壓力,它們拿到了存款就一定要考慮用出去,因為要付2.25%的利率給儲戶。金融機構對資金的運用,也就使得金融機構能夠看到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時候得到收入、得到利潤。

貨幣政策回歸適度

周小川還強調,在利差方面還要保持一定的水平。銀行體系需要有一定的利差,使得它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時候自己也能夠得到加強。要考慮在金融市場的結構上、政策上等各個方面如何保持金融部門向實體經濟服務的壓力和動力以及其中的價格機制。

中國銀行總行戰略發展部宏觀經濟研究課題組最近發表報告預計,中國人民銀行加息動作最有可能出現在明年第一季後,理由是第一季後物價很可能突破3%。但該行認為在明年上半年,存款準備金率上調的可能性不大。

大陸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近日在一場演講中稱,目前經濟已經企穩,明年應該給央行選擇工具的主動權和自主權,屆時有調整存款準備金率的可能,但是貨幣政策工具的變化並不代表政策的變化。

吳曉靈認為,中國短期內沒有通膨危險,但是會促成資產價格的快速上升。明年要控制貨幣、放活金融、促進經濟平穩增長。其中,控制貨幣並不是緊縮,而是使貨幣政策回歸適度,把現有的錢盤活。非銀行的金融機構只改變貨幣的結構,不會改變貨幣的供給,因而明年要想貨幣政策回歸適度而對經濟不形成打壓,就是要放活金融。

她同時表示,給市場一個平穩的貨幣環境和信心是貨幣政策能承擔的任務,經濟的復甦要靠經濟結構和經濟內在發展動力的啟動,不能依靠巨額的信貸投放。

高盛證券在今年8月的報告中曾預計中國的宏觀經濟明年將開始收緊。該報告指出,經濟數據環比強勁的增長及預期的通脹風險升溫,當局有可能撤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

#中國 #政策 #金融 #周小川 #金融機構 #貨幣 #存款 #經濟 #實體經濟 #囤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