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想要成為你,勇敢,強壯,無所畏懼,機械手臂和一顆熱情原子爐的心。如今,我不願意成為你,或成為兒時操縱的你,累犯同一個錯誤,飽受焚燒與熔化,雖然真正受苦,摔落岩漿的人並不是我。

A鍵是跳,B鍵是打擊,連擊三次A鍵可以起飛,緊繃的黑色長靴會噴出推進火焰,肉色的身軀平行地面,在小小的螢幕上,二十年前的解析度令你面目模糊,然而你始終擁有一個清楚的方向,是仍未來到的關卡,是穿過電視的左方,守候著八點連續劇的媽媽,是門外剛暗下來的天色之後,大氣層背面,閃爍著七彩星光的,沒有盡頭的宇宙。

阿童木,不,還是叫你原子小金剛吧。

屬於你的任天堂遊戲,是我極少數無法全破的遊戲,甚至連最後的大魔王是誰,我都不得其門而入。惱火極了,我心裡盡是責怪,為什麼你的原子動力不能持續,為什麼當我想要你飛越那片火海直抵頭目囂張的彼岸,你卻半途折了翼,落入滾燙的岩漿,崩壞,分解,換來一片接關前的黑暗。

我討厭聽見你消失之後喇叭傳出低沉沮喪的電子音樂,那預示了時間的耗費,我的反應遲緩、手指活動窒礙,以及全面無能的失敗。儘管可以一再重來,但總是同樣的關卡,同樣的地點,你同樣的失足毀壞接續同樣的黑暗,這對於打小就缺乏耐性的孩子而言,順理成章的成為購買新遊戲的理由。

然而我竟養成了連跳三次,在最後躍起的瞬間,抬舉右手向上握拳的習慣,我相信自己可以飛過那片色彩單調的捲軸畫面,找到拋棄你的創造者天馬博士,面對他,像面對自己板著臉孔要我關機的爸爸。

當然,很快的我因為同學的嘲笑,將你從動作裡戒除了。隨著遊戲換過遊戲,日曆翻過時光,我真正飛過的,只有童年。

從數學老師指出我對某種題型特別不拿手,化學老師問我為什麼總是無法背完元素週期表;漸漸變成A教授認為我的題材常不脫幾個範圍,B教授建議別只讀某一個作家的小說;至於現在,我竟開始怨懟自己總寫不好一首詩,總喜歡吃垃圾食品。

雖然對飛行的渴望不可能戒除,但我卻對高度產生了害怕。

離地面愈遠,盤旋的氣流愈強,如老生常談的權位愈高責任愈重那樣。如果升遷為經理,公司的營運對我而言就有更嚴重的意義;如果結了婚,家庭將千言萬語對我傾訴丈夫的社會位置。我非得一口氣走往許多方向,才能尋得破關的幸福可能。

而你繼續笑著,維持可愛童子的模樣忍耐孤獨,只要往正義前進,就能跟彼得潘一樣不必長大。

原子小金剛,我曾經想要成為你,勇敢,強壯,無所畏懼,機械手臂和一顆熱情原子爐的心。如今,我不願意成為你,或成為兒時操縱的你,累犯同一個錯誤,飽受焚燒與熔化,雖然真正受苦,摔落岩漿的人並不是我。

但我必須長大。穩穩的一步步走,跳也不跳,連接關都不去想。

動漫人物簡介:

原子小金剛,日本漫畫大師手塚治虫名作機器人小英雄,被創造者天馬博士所拋棄,仍繼續為世界的正義努力。

#長大 #原子小金剛 #想要 #熱情 #遊戲 #方向 #岩漿 #自己 #正義 #同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