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是美國主流價值觀「忠誠寫照」的好萊塢再次充當了中美關係的晴雨錶。北京的分析人士表示,好萊塢大片裡的中國形象改變與中美關係的最新定位,均表明中國國際地位日益提升、國際形象漸趨改善並正獲西方主流社會的逐步認可。

中國形象從沒這麼好過

北京大學文化學者張頤武說:「從《功夫熊貓》到《2012》,中國形象在好萊塢大片中從來沒有這麼好過。中國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好萊塢大片中,並且形象不錯,表明西方世界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中國的影響力。」

《2012》的導演艾默瑞奇表示,2008年夏天拍攝這部電影時,他一直關注中國汶川大地震,他被中國政府和人民所表現出來的勇敢和堅毅所深深感動。

「很簡單,因為人家尊重你,盡可能按你希望方式對你進行塑造和讀解,而不再是隨便拿個什麼唐人街的恐怖寵物店謊稱北京、或用寶麗布噴繪成粗糙的『CG版東方明珠』充當上海,某種意義上堪稱中國國際地位提高的比較直觀、可信的表現。」影評人畢成功說。

不過,一些影評人似乎持另外一種看法。

好萊塢視中市場為潛力股

2004年中國電影票房還不足10億元人民幣,去年則超過了40億元。即使是國際金融危機環境中,這種增長勢頭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一些影評人認為,好萊塢已把中國視為未來最有潛力的市場,並且煞費苦心地加以迎合。好萊塢大片增加中國元素不過是賺取中國票房的需要,只是一種商業手段,中國人沒有必要對此沾沾自喜。

然而,畢成功並不認同此觀點。他說,縱使《2012》的中國內地票房達4億元人民幣,也才折合5000多萬美元,而該片在北美首映三天的票房就達6500萬美元,因此,迎合中國觀眾並非要因。

好萊塢為美主流價值寫照

好萊塢向來是美國主流價值觀的忠誠寫照: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麥卡錫時代,絕不會有正面描寫社會主義國家的影片從好萊塢生產;冷戰期間,美蘇爭霸,好萊塢大片充斥「蘇聯元素」,形象異常的消極負面。

1962年上映的007影片《諾博士》中,諾博士身著中山裝,戴黑手套,倒梳的頭髮油光可鑒,一幅陰險狡詐的模樣,所有的外形設計都強化了對華人、對中國的紅色政權的刻意貶斥。

1984年上映的美國影片《四海兄弟》,充滿著中國符號:有書法、京劇,也有中國功夫,但這些往往被置於一個鴉片館或者妓院中,氣氛沈悶,消極猥瑣。

1995年好萊塢大片《赤色風暴》,暗示中國軍方企圖發動核爆裝置,炸毀中國核基地,誘發新的全球大戰。

1997年上映的007影片《明日帝國》,中國被塑造為極權、專制並企圖成為冷戰結束後西方新的頭號敵手的角色。

2008年上映的《蝙蝠俠:黑暗騎士》中,拍攝於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前,香港老闆被描繪成幫美國黑幫洗錢的惡人,反映了美國對中國經濟發展抱持的懷疑態度。

而在《2012》中,中國是拯救人類的「方舟」的建造基地,也是影片高潮的發生地;男主角歷經劫難獲得的逃生地圖,展開時是映入眼簾的「China」……

「技術工人天欽受傷後大難不死,寓意中華民族頑強的生命力;危難時刻喇嘛的車拯救主角一家人,都暗指了中國經濟的增長是美國今後發展的重要機遇。」畢成功說。

美國政府對華政策丕變

不同於之前的小角色、大反派、競爭對手,《2012》將中國塑造成合作夥伴,並表現出對中國及其傳統文化的尊敬。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門洪華認為,從柯林頓到小布希再到歐巴馬,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其中最大的背景是美國對中國的崛起已持有理性態度。

「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態度從遏制到接觸並用,再到戰略競爭對手,再到利益攸關方,再到全面的接觸,美國冷戰後所設立的國際框架為中國提供了全面融入世界的契機,而中國的『和平崛起』道路與『和而不同』的理念,也使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信任度持續上升。」門洪華說。

中國成充滿機會代名詞

在好萊塢拍攝的熱門美劇《慾望師奶》第二季(2005年)中,中國籍保姆小梅被描繪成一個為了往上爬而不擇手段的負面角色。片中有句台詞:「你要這樣,我就把你送回上海,讓你回家種地去。」這是當時美國人對中國人和上海的印象。

而在2009年的最新劇集中,美國人湯姆重新上大學,學的是中文。他給的理由是:「中國有那麼大市場,卻缺乏管理型人才,我學好中文後就可以去中國工作。」當時湯姆一家正遭遇金融危機的困擾,而中國在他們眼中卻充滿著機遇。

在深受年輕人歡迎的《花邊教主》中,紐約上東區的富人經常要來北京出差。女主角布萊爾列舉必讀的著名思想體系時,緊接孟德斯鳩、盧梭和馬基維利之後的就是毛澤東和孫子(孫武)。(摘自新華網)相關新聞刊C1

#好萊塢 #美國 #中國 #上映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