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來台的越南太太,想外出工作的原因可能是因家庭收入不足,必須賺錢補貼家用,也可能因為想寄錢回越南幫助娘家的父母,不管如何,她們「幫助家庭」的動機,應該是值得肯定的。但,事實上,她們要能夠順利去工作,並非那麼容易。

首先她們必須克服來自夫家所持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性別分工期待,或存著太太外出工作可能會「學壞」的疑慮。即使能夠獲得夫家支持,她們進入台灣勞動市場後,卻又因為移民身分而被歧視,不得不接受較差的勞動條件。有些雇主以她們還沒有身分證為由,給予她們跟外勞一樣的工資,縱使她們的工作內容和一般台灣人是一模一樣的。

我們也看過雇主把某條生產線都交給越南女性,而另一條生產線給台灣工人,以便區分工作內容跟工資,只為降低移民女性的薪資,讓雇主節省成本。也有雇主以她們的中文不流利,來苛扣她們的薪資,縱使她們的工作根本用不到中文。種種的歧視使得她們在台灣的勞動市場中被邊緣化,補充著台灣人不想從事的3D(危險、骯髒和勞累)類型的工作。

從此角度來看,假如一定要出外賺錢,那麼躲入地下行業,是可選擇的方式之一;假如不想被歧視,而要多賺點錢,那麼坐檯陪酒顯然是個比苦幹十二小時,卻又領比台灣人薪水少的好工作。因此,勞動處境的惡劣,找不到好工作,往往是她們淪落色情行業的主因。

有許多娶越南太太的丈夫,整天疑神疑鬼,相信太太在外面的工作「做黑的」,這樣的想像有許多社會根源,媒體整天報導這種「敢脫敢玩」的新聞,正是這種不安全感的重要來源之一。但當媒體做這些報導時,是否應該更仔細地去檢視外籍配偶在台灣惡劣的勞動條件,而不是只以少數個案來渲染她們的「敢脫敢玩」。

(唐文慧為中山大學通識教育與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王宏仁為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敢玩 #雇主 #工作 #歧視 #家庭